剑三坐标双梦,id叶晰 ,食策藏。电影沉迷。

【戬杰】Secret(短)

查杰是被热醒的。
夏天毫无预兆地到了,他跟朱戬两个人睡一间房间,整夜打着空调,每次醒过来都一边吹冷风一边裹紧毯子,两个人都受用得很。
不过这一次很奇怪,查杰只觉得脖子上的热度高的过分,虽然有时候朱戬喜欢用手臂缠在他脖子上骚扰他,唯独今天,查杰皮肤接触到的是一片滚烫。
"早上好啊……底迪。"
耳边的声音嘶哑而无力,原来朱戬声音中的温柔似乎都有点提不起劲,懒懒地塌了下来。
查杰有些摸不着头脑,加上些掩饰不住的担心,他从床上撑了自己一下坐了起来,伸出朱戬最喜欢握的右手抓住朱戬的手腕。
朱戬仍旧闭着眼睛,除此之外微微皱着眉头,满脸通红的样子。
查杰这下心里有两三分明了了,这是查杰最不希望发生的情况——朱戬在夏天发烧。
发烧本身就是件糟糕透顶的事,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些常年工作到没几个小时休息的人,发烧起来状态欠佳,之于查杰,平时早就被朱戬宠的都快变成生活十级残障了,他这一生病,查杰都几乎觉得自己是废人一个了。
当然,还有一件明确但查杰却不愿意承认的事——他心疼朱戬。
所以他用手掌贴在朱戬额头上,烫的他手都像要被灼伤,查杰收回手,看着床上睁不开眼睛的朱戬发问。
"那啥,怎么办呀,有没有退烧片啊。"
兴许是朱戬生病的缘故,查杰连问他话的语气都柔和了许多,不像平时毫无温度。
朱戬朦朦胧胧地,也听不清他的底迪到底在问什么,启唇含糊不清地回应。
"不知道呀,底迪让我抱抱好不好啊。"
"……走开。"
查杰一巴掌糊了朱戬一脸,只不过没用力气罢了。
朱戬一打开话匣子就收不住了,又是哼哼"底迪我难受怎么办啊""查杰你让我亲亲你行不行啊"又是抓住查杰的睡衣衣角不让他走,闹得查杰哭笑不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之前感冒着还在节目上硬是公主抱查杰又是背查杰的朱戬瞬间变成学龄前儿童,查杰就像他喜欢的糖果,吃多少都不够。
查杰选择不理他的无理取闹,现在退烧才是最关键的,于是查杰先是把空调关了,再在房间里硬是翻了厚实些的被子盖在朱戬身上。
这让不怎么会照顾人的查杰直接坐在了还有些凉气的地上。
他转过头望着朱戬的侧脸,工作过度而又消瘦了不少,黑眼圈若隐若现。
朱戬平日里都照顾着他,明里暗里。
或许没有朱戬,他的生活不是现在这样,但一定不如现在安适。

查杰找遍了他和朱戬的整个家。
厨房,客厅,饭厅,全部都翻了一遍,他以前弄丢很久的戒指都翻出来了,就是没找到退烧片。
"没退烧片啊,你睡一下,我去买。"
"好。"
朱戬终于花光了所有力气,但还是能迷迷茫茫能睁开眼睛。
他的底迪在鞋柜旁边穿鞋,换了件T恤就跑出去了。
朱戬缩在被子里,虽然热的要命,还是偷偷笑了。
底迪没白养。

听到锁落下的声音时,朱戬立刻锁了手机屏,把手机放回原位,顺便自己躺进了被子。
查杰提着一个透明塑料袋,袋子里塞满了药盒,盒子棱角撑得袋子都要破了。
他到客厅倒了杯温水,提着塑料袋进房间。
"起来了,给你买好药了,吃药。"
"喔,好的。"
朱戬刚要起身,腰故意软了一下又掉回床上。
"哎哟,不行呀,起不来。"
"你咋事情那么多呀。"
查杰嫌弃地埋怨了朱戬一声,只好把朱戬半搂着使力拉到自己怀里,朱戬这才起来,待在查杰怀里,脸和脸几乎贴在一起。
视线相错。

查杰不去看他,不看朱戬仍像平时一样温热的眼神,里面装着的也只有自己。
"这个药怎么吃啊……医生说有顺序的,我看看。"
差不多看懂了,查杰把水塞在朱戬手里,朱戬皱起了眉头。
"不行啊……我没力气。"
"……。"
他拗不过朱戬,谁叫他现在是病号?
于是他叫朱戬张嘴,朱戬也很听话地张开了嘴,叫朱戬喝水,朱戬一滴不漏全部喝光了。
朱戬的眼光瞄准到了查杰有些嘟起的嘴唇,刚想偷袭,想到自己现在还在生病,不能传给他,只好作罢。
"估计再有三天你就能好了。"
"你这几天就不要跟我睡了,睡隔壁吧,不然要传染的。"
查杰心里蓦地一暖,像有什么化在他心坎。
他的葛格,无论何时,总是把他放在心里的首位。

吃什么变成了一个问题。
查杰自己不会煮饭,朱戬也不会,两个人平时基本都是叫外卖吃。
"饿不饿啊,想吃什么啊。"
"想吃你啊。"
查杰抱起靠垫敲了敲朱戬。
"生病还耍流氓啊。"
"不逗你了,结扎弟弟。"
朱戬虽然还是病殃殃的样子,但较之前已经好了很多,脸色也恢复正常不少,就是肚子在叫,饿的不行。
查杰也不理他,想了想到底给朱戬吃什么。
一般来说生病喝粥最合适,如果只是粥,应该没问题吧,看着菜谱烧就是了。
查杰这么想着,把罪恶的手伸到了厨房。


朱戬闻到了一股焦味。
他疲惫的大脑硬是起了反应,甩了被子光着脚跑了出去。
这股味道出来了,不知道查杰怎么样,会不会有事。

到了厨房,他只看到查杰一边咳嗽一边在关煤气,煤气灶上的锅已经被查杰弄的漏了底。
"底迪,你去房间里吧,我来弄就好了。
"
"没事啊,我就……稍微煮久了一点。"
查杰挠了挠脖子。
"你以后就不要自己弄了啊,弄伤自己我很心疼的,我又不是纸做的非要你这么拼命。"
朱戬一边扔了锅一边打理煤气灶旁边溢出的米,被查杰煮的原型都没了。
"你好点没啊?"
"快好了吧,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不信你摸?"
查杰抬起手,走进了朱戬,朝他额头伸出了手。
额头的确不怎么烫了,嘴唇有些发烫。
朱戬紧紧地把自己嘴唇,贴上了他的嘴唇。
查杰楞了几秒,不是第一次和朱戬接吻,但是心情转换让他觉得还是很微妙。
他闭上眼睛,和朱戬唇齿交缠。


最后,查杰干脆替朱戬点了份菜粥的外卖,自己点了份海南鸡饭。
朱戬很听话地喝完了,身体也基本好了,硬是挤在查杰旁边,不管查杰离他多远都要凑过去。
"这几天是不是很累啊。"
"还好啊。"
查杰实际是困倦得不行,他现在也没力气多说话。
"你照顾别人吗?"
"你管我啊。"
说着说着,查杰的头就靠在了朱戬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朱戬揽着默默照顾他几天的底迪,笑了。

评论
热度(51)

© 怜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