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执明啊,快醒醒吧。

一个你从前放在心上的他,一个你迷恋至极自己都不忍勉强他任何事的他。
现在要向你示弱,要求和,要看你的脸色决定自己该说什么。
你怎么舍得呢。
你怎么舍得让他眼里流露出失望,让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盈上水雾。
你怎么舍得让他不顾一切,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看你从前用浓情蜜意画成的丹青。
你怎么舍得让他的骄矜沦落,然后借此一次次碾压他对你的一片赤诚。
他真的对你太好了,连不小心下天下这盘棋动了你,他都忧心忡忡。
他能说的都说了,为什么你不听听他的话,听听他软糯的语气,漫出来的都是对你的爱意。
而他对别人呢?不苟言笑,即便笑也是三分真,七分假。
你们原本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你们本都是君王,勤于政事,携手相知,偶尔芙蓉帐暖,共度春宵,只消对望一眼,便吻得难舍难分。
他也会觉得难受,觉得失落,他失去太多了,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了。
有没有发现他看你的时候眼里有光?有没有发现他只对你笑的开怀?
你根本不用做什么,来到他面前,他就高兴得不得了。
天下是你们的,只要你愿意仔细瞧瞧他,瞧瞧他专注的眼神,你甚至可以唤他一声,阿离,然后他就会惊诧片刻,旋即对你笑,叫你王上。
你叫他慕容国主,叫了多久了呢。
与其为难他,不如不等他对你行礼,就抱住他,紧紧抱住他,把那个因为你更加瘦弱的他锁在怀里。
然后轻轻在他耳边说,阿离还是阿离,本王也还是本王。
他大概心里酸酸麻麻的,在你怀里的同时也圈住你的腰,小心翼翼地跟你道歉,为了以前说过的话。
对不起,执明,对不起。
君还是君,阿离,还是阿离。
他知道你失望过,不会让你失望第二次的。
你们可以两国百世通好,两人生死相依,然而,你选择了兵戎相见。
你说他虚情假意,说他将你算计,可他呢。
他从未想过你会带军攻打瑶光,瑶光何尝不也是他的命脉,他的家啊,曾经被硝烟吞噬的家,他拼尽全力重新将之重建,你却要来再毁了他的家一次,偏偏你又是他心尖上的人。
你是不是还在怪他偷偷来看他的时候被他赶回天权,还在怪他不说明原因就去遖宿国。
还在怪他以前总是对你冷漠得不得了。
所以你要用利刃划破他的心,他的城。
他连战甲都没穿,这意味着,他已经下定决心。
不是和好,就是让你直接杀了他。
现在的你,想要杀他,并不是没有机会,一定要等到他浑身是血倒在你面前,你才醒悟吗。
如果你抱着奄奄一息的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好在现在还未有定数,还有可回旋的余地,只要你跟他说,阿离,你跟本王回天权吧。
你跟本王回家吧。
当他听见你说的话的同时,他会跑到你的面前,喘着气试探性地问你。
真的吗?王上当真愿意……?
你立刻打断他,有什么不愿意的,本王绑也要将你绑回去。
他点头,你牵他的手,跟以前一样。
你握着他的手,这一次,他愿意和你去任何地方,他知道心里不可以没有你了。
还有啊,他画过你,谁说他一个人在异国的时候未曾想念过你?他记住你的眉眼,记住你高挺的鼻梁记住你的嘴唇,记住你的身形,记住那个爱他的你,是什么样子。
你不知道,难道就不存在吗?
如果他对你有恶意,想加害于你,真是太简单了,还记不记得从前你对他温柔至极的时候?他可以利用你将这个天下一并吞下,但他呢。
他宁可离开你,一个人承受思念的重量。
天下只剩下你们两个了,所以。
你要抱住他,你要抓紧他。
现在的他,以后的他,都愿意在你身边。









乱写了一通(……)

评论(3)
热度(24)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