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戬杰】my boyfriend

*剧情自己串的。
*两发完,告白梗,一个主动的小查。
*第二发车在评论。

查杰是被床头震动的黑苹果手机惊醒的。
松软的黑发乱成一团窝在被窝里,乌圆的双眼眯成一条缝,宾馆单人间严严实实拉上了厚重的鹅黄窗帘布,入眼皆是一片昏暗。
他不情不愿地瘪着嘴,伸手去床头够手机。
什么人这个时候会打来,他一边跟电话另一边的人生着闷气,纤巧的五指漫无目的地晃来晃去,终于一把握住手机贴在耳边。
"谁啊……。"
一声悠长又奶声奶气的埋怨。
他一翻身,闭上了眼睛。
电话另一段的人轻轻笑出了声,半是觉得好笑,半是无奈却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咋啦,崽子,吵醒你啦?睡到这个点还不起来?"
朱戬。
查杰心下一颤,握紧了手机,同时把那毛茸茸的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
距离朱戬去深圳拍戏,的确有一段时日了,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不乏微信上的交流,电话,的确是少之又少。
查杰不善言辞,在微信上能和朱戬保持每天联系还是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熟到一定程度,要他打电话。
打电话……也并不是很难,只是他和朱戬之间,总有层说不清的,隔绝他们的灰色地带。
他每次想按下朱戬的号码,每次到最后,也自觉任由屏幕暗下去。
那是一种无声的默契。
他不敢逾越。
毕竟朱戬打来,查杰没多想这些,兀自掩盖着胸腔里剧烈的搏动。
总觉得他听朱戬的声音不一样,好像比以前温柔,也比以前动听。
"不好好拍戏给我打啥电话,不怕被导演踹啊。"
朱戬靠在墙壁上,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语气仍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我又不是演执明,导演也不是一个导演,这么希望我被虐待,什么心态啊?"
哟,小辣鸡现在还会怼我了。
查杰一只手撑起身体懒懒地窝在床头,毫不留情地甩了一句话回去。
"就这个心态,你还想怎么样?"
他打定主意朱戬是不会不顺着他的。
查杰的话是甩出去了。
是啊,他事事都会顺着自己的心意,除非是他觉得无所谓的,朱戬了解他,了解得透,事事替自己顺好了再让自己做。
可这又凭什么呢?
查杰仰头盯着未亮起荧光的白炽灯,只醉心考虑这些,朱戬说了什么他都没听清。
"喂?崽子你听见我说话没?"
"啊?你刚说啥呀。"
朱戬叹了口气。
拿他怎么办好?真是不能让他离开自己太久,不知道这段时间他在自己剧组怎么过的。
他推了推自己的圆框透明眼镜,嗯,上次和崽子机场吃播戴的,算是个心机,完美。
"我说啊。"
查杰楞楞地在电话另一头点头。
"我听着呢。"
话筒里突然爆出一声欢呼。
"我在你这机场!崽子我回来啦!高不高兴!"
查杰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
一半是听了突然响起来的声音吓的,还有一半是知道这个消息,有些慌乱。
查杰勉强拿稳手机,抓紧了自己T恤下摆。
"……你回我这干啥呀。"
朱戬似乎兴致勃勃,扬声回答。
"上次说好我回来就跟你喝椰汁嘛,忘记啦?"
他的声音像是刚从机场跳了个舞回来,蹦蹦跳跳,兴奋到无边无际。
"你在哪?"
宾馆里一片狼藉,衣服裤子随意地搭在椅子上,包被扔在地上,床头下的地板还有没来得及扔的外卖盒。
查杰翻找着外套,一边拿着手机,拨开一层层衣服总算找到了外套,连着裤子。
"我们一直去的店啊,你快点来,我就在里面等你。"
"好。"
查杰挂了电话,匆匆忙忙穿着外套,套着裤子。
他来到镜子前。
镜面映照出的他还是清瘦的模样,眉宇间尽显疲态。
他拢了拢外套,稍微理了一下头发,顺便晃了晃脑袋清醒一下。
见的人是朱戬,他没办法把自己弄得一团糟去见他。
扣上鸭舌帽,他朝朱戬身边去。

好在店和宾馆离的不远,查杰只穿了三条马路,就到了店门口。
朱戬很喜欢这家火锅店,他没有问过原因,虽然店里的东西味道确实很独到。
店门口的座位上,坐着正在戳手机的朱戬。
查杰先四下张望,确认没人认出他也没有人尾随,这才进了店门口。
朱戬大剌剌地卧在椅背上,腿兀自敞着,同样扣着帽子。
有人进店门也不知道看一眼。
查杰绕到他背后,不声不响地把手搭朱戬肩上。
"谁?"
朱戬双肩猛的一抖,回过头。
确认是查杰,这才放下心喘了口气,一手拍在查杰肩上。
"崽子?!吓你哥好玩啊!"
"你就是个狗,哥什么哥,我不要叫。"
查杰双手离开他衬衫布料。
今天的朱戬穿的很随意,红格子衬衫搭牛仔裤,戴了眼镜,要不是查杰和他熟,估计也认不出他是朱戬。
为了看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不容易啊,朱戬内心暗暗道。
天知道他是经了多少波折才回到查杰身边的。
路途遥远不说,日夜赶戏让他身心俱疲,飞机上也没睡多久。
说服一群人也是很不容易的,被叮嘱万一被认出来很麻烦云云,他也只是打哈哈混过去了。
他想见查杰,很想很想见他。
朱戬觉得查杰值得他为他赶路。
他知道这样的值得不对。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

身旁的查杰坐到了他对面的座位上。
朱戬自觉起身,跟查杰说了声去帮他弄酱就走了。
留查杰一个人在座位上发呆。
他低着头,看似脑袋正空空如也,实际正转的不寻常得快。
他慌乱得不得了。
以前和朱戬也会聚,可是一下戏就飞来他这里,这还是第一次。
他不自在地扣手,手指上皮都被扣的稀稀拉拉。
有什么情感像火山爆发一样从他心底迸发出来。
他拼命阻止,不想被朱戬看出丝毫端倪,所以一直以来故意用一种抗拒的态度对待朱戬。
查杰的手心贴上眼皮。
心中有什么摇摇欲坠。

"崽子……你怎么啦?"
正想和查杰欢快开吃的朱戬望见查杰低落的模样,心底漏了一拍。
于是他伸手摇了摇查杰。
然而查杰纵然肩膀上已经能扛些东西,性子里的迷糊还是改不了。
"这不是拍戏困的嘛……。"
查杰挠了挠后脑勺,回答得漏洞百出。
朱戬也不再追问,推给他酱又开了两瓶椰汁。
两个人都抄起瓶子放肆地灌起了椰汁,尤其查杰灌的更快,刚喝一口,大半瓶都没了。
朱戬替他烫菜,一轮一轮生菜肉片裹着热气全数塞进了查杰碗里。
"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呀崽子。"
查杰用筷子夹菜送进自己嘴里,撑得腮帮子慢慢的,嘴里模糊不清地怼回去。
"你管我。"
朱戬只是笑,此时此刻的查杰真的就像只仓鼠,两颊撑得鼓鼓的。
能一直在这个长不大的小孩身边就好了。
朱戬心中浮现出这样的念想。
可很多事身不由己,他明白,比谁都明白。
所以他懂得分寸,如何和查杰保持对的距离,做对他好的事。
这样的情愫被埋一辈子也好,只要不伤害到这个人,为难自己又怎么样。
酒过三巡,两个人脸上都染上了红晕,眼睛里的东西也不成型。
"演唱会之后,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了啊崽子。"
查杰神识估计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太阳穴突突跳。
直到他听到演唱会三个字。
"凭什么这么对你啊。"
……好像旁边也没什么人,查杰自顾自说着,眼角红红的。
朱戬在演唱会独唱的时候,公司为了提携新人,的确把大部分歌词让给了新人,新人在台上随心所欲地表演着,朱戬犹如一个伴唱,一边唱还要提醒他们不适时的漏词。
最后的舞双截棍,查杰亲眼见到朱戬如何努力,努力到全身都是伤,最后还是排在后面当陪衬。
他宁可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要朱戬承担。
他现在没有能力去为朱戬做什么,可他很希望能够做什么。
"你明明都伤到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你到最后就做了陪衬,不可以那样吧,是不是。"
别为我担心啊,都过去了,早知道我就不提了。
朱戬赶忙走到查杰身边,亲昵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地哄着他。
我不在意,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朱戬心里像被刀割着疼。
因为查杰眼神忽闪忽闪,眼泪从眼角滑落。
"原来很多事情是我无能为力的……我真的,很想帮你做什么。"
朱戬愣了愣。
再看看查杰手边空了的两个瓶子,这才发现自己疏忽,没注意到查杰自己灌了自己很多酒。
估计已经开始上头了。
查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是断断续续的。
用了一点时间缓缓,他听见朱戬在他耳畔问他。
"崽子。"
他的声音还是温和到极点,毫无瑕疵。
"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为什么?
查杰也自己问自己原因。
出于太多东西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小心地望着朱戬的眼睛。
到底是被什么滋润,才能让一个人的眼神温柔到深不见底。
半晌才回答。
"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才和你说这些的。"
什么好兄弟。
查杰嘲笑自己。
越界了,很早就越界了。
喝醉了反倒是比平时更能理清自己的感情。
所有依赖,所有在朱戬眼中的"长不大",是他一厢情愿的喜欢。
他搪塞,加以掩饰,应该会让这份感情不会太快成为他们之间的横隔。
查杰想着。

朱戬蹲在查杰面前,两只手一起捧住了他的脸。
现在的查杰就像只听话的小兽,谁都能牵走。
他拍下了钱,轻而易举地拎着查杰就出了门。

路上没什么行人,保险起见,他带着查杰拐进一个巷子。
巷子里没有人,他带着查杰也累了,把查杰暂时倚放在墙上。
还挺重的。
朱戬摸摸自己的鼻子。

夜风刮过他们身边,倒把查杰吹得清醒了些。
朱卷……这是哪里啊。
他微眯着眼睛打量四周,茫然极了。
朱戬心软的都陷下去了,这下好了,他醉得口齿都不清了。
崽子啊,你也挺重的,我把你放下来歇歇还不行呀?
查杰皱起了小脸,不知怎么的突然耍起小性子,不行……朱卷你,你是不是要把我放这里自己走。
朱戬按着查杰的肩膀,小心翼翼回答,我哪里敢啊,万一你第二天被当做垃圾收走怎么办。
查杰也继续跟朱戬犟,朱卷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把我和垃圾比。
朱戬摇摇头,怎么可能呀,我不是担心吗。
你可是我心里独一无二的秘密。
朱戬扶着查杰,查杰站的不太稳,只闻到朱戬身上似有似无的男香味,就安心极了。
他理所当然地栽进朱戬怀里。
朱卷,我问你……。
朱戬知道他醉了,还是不厌其烦地附耳过去,听听这小醉猫要说什么可爱的秘密。
查杰带着酒气,嘴唇硬是找到朱戬耳廓边蹭过去,一字一句吐息。
"朱卷……我不当你的兄弟,好不好啊?"
他说的话,似乎事不关己,脱口而出。
朱戬的心脏疯狂地跳了起来。
他对查杰就没有一点非分之想?不可能,他自己明白得很。
查杰酒后直白的问题让朱戬一时不知作何回答。
当然,他没有放过朱戬的打算,一边继续蹭朱戬敏感的耳边一边小声嘤咛。
"朱卷……朱卷。"
查杰的声音越来越轻,但朱戬仍旧听到了最后一句。
"我喜欢你。"



朱戬呆楞在原地。
怀里的查杰不像之前,粘人了许多,糊里糊涂告白了,估计也浑然不知。
借着昏暗的路灯,朱戬从查杰翕动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一路描摹到他的嘴唇。
他说过,这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
他动心了。
"崽子,醒醒。"
对于查杰的疼爱深入骨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借酒行凶,实在不是他朱戬的作风。
他一遍遍叫着查杰,查杰却安静靠在他的肩头喘息。
不知是故意不回答他,还是睡着了。
不知是真的醉了,还是情醉了心。
朱戬无奈地呆在原地。
他不知道查杰住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把他往哪送。
肩上的查杰睁开了眼睛。
眼睛布满了血丝,眼角也发红了。
他戳戳朱戬的肩膀,示意他看过来。
朱戬心下一喜,朝查杰看过去——。
猝不及防被封住了嘴唇。
小孩儿的嘴唇近在咫尺,柔软而滚烫,带着细微的酒气,甚至还笨拙地想撬开朱戬的齿关。
巷子毕竟不是久留之地,他放开查杰的嘴唇,不抱希望地问查杰他住在哪。
"你从这里……出去,再过一条街就到了。"
脑子很清楚啊,朱戬腹诽,崽子还会骗人了?
除此之外,他知道他不能再忍了,不然他就真的不行。
男人怎么能不行。

打横抱着查杰的朱戬连忙从查杰裤袋里搜出了房卡,急急忙忙滴开房门,小心地将他放在床上,再去帮他接了点热水。
查杰躺在床上,还是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崽子听话,我先帮你擦擦。"
朱戬拧干了毛巾,往他皱成一团的脸上擦,擦完了把毛巾放水里,还没拿去换就被拉住了衣角。
"朱卷……别走。"
朱戬只好停下来,自上而下俯视查杰。
他真的长的很精致,五官合在一起,足以让朱戬的爱,长盛不衰。
他还是想确定,不想让查杰第二天想起前一夜的经历后悔。
千想万想,化成了一声压抑而低沉的疑问。
"……你想好了?想好,就不能后悔。"
查杰微醺的眼,风情万种,他挑了挑眉,嘴角也勾起来。
"我不后悔。"
他两臂不知道什么时候缠在了朱戬脖子上,拉着他往自己唇边靠。
"想做什么就做,哥。"
细白的五指探到了朱戬两腿之间,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
极尽诱惑。
查杰第一次正面这么叫他,竟然用在这种地方。

评论(11)
热度(110)
  1. 铁徐伍史江灼。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