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坐标双梦,id叶晰 ,食策藏。电影沉迷。

【戬杰】梦里不知身是客(车)

*十一活动的梗,改了很多。
*一辆车,一辆普通的车,不是去幼儿园的。
*不要被题目骗了这是车。
*写到肾亏,车部分见评论

太难熬了。
对于两情相悦的两个人,距离无疑是最让人无能为力却又太过不讲情分的阻隔。
上一次见面已经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因为朱戬选了个最普通的日子,不过是拍戏忙到脚不沾地的时候,不由分说地买了机票,去查杰身边。
他早盘算好了,这件事也不知道想了多久。
因为查杰的一句。
我想你了。
他脑子里就只回旋着"去见他",这一个念头。
他的小孩儿一定是忍的受不了了,说不准屏幕前,小孩儿又像是被谁欺负似的皱着脸。
那时助理同他打电话,寻不到人,打开微信才发现朱戬偷偷地买了机票溜走。
溜走好几个小时了。
一句"我去见他,很快回来。"就算是一个简单的解释。
栗发的女孩握着手机,手恨不得能把朱先生隔着屏幕抓回来,她有些泄气地陷进了沙发长长叹气。
你可真是我的祖宗,她腹诽,为了你的男孩儿,休息都不休息,接下来可别喊累。

他和查杰偷偷地见了面,偷偷地吃了个饭,偷偷地去了查杰住的地方,在那张查杰躺了不知几个日月的床上,翻云覆雨,红被翻浪。
连个痕迹都不敢在查杰身上留,朱戬只是将他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吻了个遍。

可他总归是要回去的。
毕竟他还是个艺人,工作间隙有一天休息,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宽慰了。
他正在往人们的视线中挤,力求不被挤下去。
他知道,查杰也是,他们都不可以停下脚步,所以他必须连带着查杰一起,为他们铺好下一步路,他要让查杰走的四平八稳,自己就得先稳住自己。
他厌倦与查杰的分离,因为每次分开,查杰眼里遮不住的不舍,就会不停涌出来,冲得朱戬心里一阵阵犯潮。
你要走了?查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瞅着朱戬。
他抿紧了唇,有什么想说,又将话语都堵在嘴里,委屈极了。
朱戬戴好了鸭舌帽,将挂在衣架上的墨绿外套扯下来套在身上。我本来就是偷偷溜出来的,再不走,以后溜出来都不行了。
他和查杰对望,毫不吝啬眼眸中的温柔,尽数渡给了查杰。
……嗯,那你快走吧。
对于查杰来说,"舍不得你"几个字,太难正面说出口了。
赶我走了?朱戬摸摸鼻子笑了,没有别的话要说了?
查杰点点头,又想起他的恋人问是不是赶他走,两手的手指绞在一起,以此又摇头。
他真是可爱,朱先生心里将这句话念了无数遍。
好,我走啦。朱戬手掌抵着查杰松软的头发揉了揉,照顾好自己,别忘了洗头……
还没说完,腰被紧紧箍住了,有股温软也贴上了耳侧。
声音很轻,但距离够近了,倒也能听得见。
他的爱人说,我不想你走……但我知道你还是要走的,所以,下次见吧。
乖顺又听话,是不一样的查杰。
在舞台上,在他身边,总是倔强得不得了,自己好像总被他嫌弃,又在他顾左右而言他式的依赖时知道。
他对自己是贪恋的。
朱戬吻了吻他的嘴角,眼睛笑成月牙,心里激起千层浪花。
"下一次见,就不用这么小心了,我们要一起去见姑娘们了。"
查杰忆起下一次在上海的活动,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小心点了点毛茸茸的头。
"……那到时候你别,你别又老看我。"
朱戬扁了扁嘴,这不可能的啊,我都盯了这么久了。
挂钟到了整点便开始传出响声,一声声提醒着这对爱侣,是时候分别。
他们是深知,无论他们距离多远,多久,终会再次相逢。
朱戬抬头望了一眼钟。
"好了,真的要走了,不然赶不上飞机。"
查杰靠在墙上朝他挥挥手。




辗转数周,两人靠强烈的思念,撑到了可以见面。
来之前朱戬就和他的崽子就说好了,一定要都穿黑色,所有人都要知道,他们属于彼此。
他们一起从车里开门出来,朱戬习惯性地去牵他的手,忽然想起场合不对,只好收了手。
查杰也伸了手,朱戬的手收了回去,他也只好收回去作罢。
他知道的,现在不是没人的时候,想怎么牵怎么牵。
始终是需要顾忌的。

他们所在的场地,是离出口很远的一小隅。
台下的姑娘们早已抬起各种行头,单反相机,自拍杆,有些姑娘的身高不够高,只好吃力地踮着脚,将他们全部纳入镜头内。
主持人的问题不算刁钻犀利,朱戬坐在她身边从善如流地回应。
查杰整个人像软在椅子上,不时去抠抠自己手上的皮,一个人发着呆。
台下的女孩儿们似乎有些在说他可爱,说大哥又是一脸懵逼。
台上的他隐约听到了。
他很想回答,因为脑子里都是朱戬这个丑狗,因为朱戬在,所以随心所欲,神游天外也无所谓。
他的信任,早就全数给了朱戬。

不知什么时候,话筒塞到了查杰嘴边。
朱戬又怎么能舍得放弃这个机会,很自然得,他的眼神又瞄到查杰的脸上,眼波中的秋色毫不保留地传出来。
查杰语塞,支支吾吾,身侧的目光翻涌过来。
若他们仍是将对方视作好友,看了就看了,不吃亏。
可他们已经选择了将对方视作心尖上的人。
那个人的眼神太过炽烈。
他早已红了耳朵,打好的腹稿早已绞成乱麻。

游戏环节。
被要求读戏里台词的时候,两人皆是一愣。
可以说是因为拍了同一部戏而定的情,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默契。
两个人心中某个位置,不着痕迹地动了动,面上仍是笑的不顾旁人。

朱戬捏着小本子,同时回忆戏中的场景。
你当真要去遖宿吗?
本王不准你去遖宿。
痴心的君王再现,仿如穿梭整整几百年,又像那个过分晴朗的天,他在皇宫中的雕梁画栋,眼睁睁望着红衣乐师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殊不知,查杰的心像失去了控制不断跳动,唇边出口的台词尽管听不出波澜。
一切都在掌控中,一切又像失控。
分明是念个台词,两人都觉得是将心剖开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朱戬捏紧了话筒。
下一句,是他想说很久的,当时对台词,也是发自内心。
他丝毫不遮掩目光中的深情款款,一口气将台词念出口,声音扬满了整场。

"我为了你,负尽天下人又如何!"
查杰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朱戬几乎是用尽身上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台下一阵躁动,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惊呼来。
衬得这句话,应景得很。
查杰曾说过,自己并不喜欢红衣乐师这个角色。
他说同他性格不同。
这一刻他才发现,他不喜欢这个角色,和他性格没有关系。
他只是不希望拒绝那个放他到心上的人,不忍心与他有离别的戏码。
朱戬倾尽了自己的感情。
他的眼神只锁定查杰一个人。
他有机会说出口,有机会借这个机会说出口了。
我为了你,什么都不要都可以,我只想要你罢了。

两人的眼神这才对上,不动口,只看了对方一眼。

接下来的环节,是需要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的。
朱戬太熟悉怎么拥抱,怎么和查杰拥抱。
他戴上了蓝色猫耳图案眼罩,轻而易举地绕到了查杰背后,将查杰拥在怀里。
嘴唇不肯闲着,贴在查杰的耳边,手上一边画着画,还向他耳口吹着气。
亦是无声的暗示。
查杰端着画板的手抖了抖,刚想埋怨朱戬,脸先霎时红了。
镁光灯照的原因吧,他想。
朱戬挨着他,画了许久,手臂不愿离开查杰的腰。
他也不说话。
只是和他的男孩挨得紧紧的。

活动结束得很快。
他们弯下腰仔细画完了贺卡,朱戬主动把该说的祝福全说了,不时看看查杰。
好像在说,这是我内人,多多关照啊。
他自己明白的,眼神能出卖他的想法。
此刻的他,想大声地这么说,和所有女孩们说。
不顾后果地。

人群悉数散去,他们也到了停车场。
朱戬将查杰先塞进了车,自己和助理在车后。
"我晚点自己回去。"
女孩揉了揉额角,"好好好,知道你要和他二人世界。"
朱戬恰时笑了,他知面前的人是可以信任,也高兴她能理解。
"跟他这么久没办法见了,今天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的。"
女孩推了推墨镜,也不多话,径直走向出口。
"还有,万事小心,别被拍。"
朱戬点点头,去吧去吧,别给我打电话啊。
女孩厉声嫌弃朱戬见色忘友,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弯腰坐进了副驾驶,查杰正坐在驾驶座上。
"你这是要把我载出去卖了?"
查杰瞪他,声音奶声奶气地,根本凶狠不起来。
"那也没人要你,你说这世上除了我,谁还要你。"
朱戬替他理理头发,那到底去哪。
查杰发动了车子,踩下油门才小声回答,我……这里的家。
是,这里的家。
朱戬的心脏漏跳了半拍,他系好安全带调笑,带我回家,就不怕出什么事?
那就出吧,查杰朝右打方向盘,绕过红绿灯,回答得漫不经心。
心里的鼓早打个不停了。

车在查杰家楼下停了下来。
他们一起戴上了口罩扣上帽子,确保没人才从车里出来。
你走快点,别被看到。
查杰锁了车提醒着跟在他身后的朱戬,自己先做贼似的跑到电梯前。
朱戬沿着路边走,拐个弯到了查杰身边,查杰拍了拍他的背。
你怎么这么慢……被看到就完了。
朱戬摆摆手,跑太快更像图谋不轨,笨boy。

评论(9)
热度(103)

© 怜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