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唯满侠,id楚青词。双花only 。

【告白系列】且听风吟

肝完啦!!

我也有这么勤快的一天。(




已经连着好几天,花满楼和陆小凤没有同行,甚至见不到陆小凤在百花楼里。

这并不奇怪,陆小凤也并非每日每刻都会同花满楼在一起,他也有自己需要处理的事务,有时候并不能带上花满楼。

许多人却已经下意识地认为,花满楼应该同陆小凤同时出现。

陆小凤和他们的想法相同。

他现在很希望和花满楼说上几句话,就算坐在他对面看他喝茶,倒也乐得自在。

只不过现在,他不可能看到花满楼。

花满楼在百花楼上的房间里,那是他们时常相见的地方。

陆小凤跟花满楼同在一个屋檐下。

只不过花满楼在楼内,而他在百花楼的木柱旁,独自一人坐着,手搭在膝盖上,脸上写满了百无聊赖。

花满楼不允许他进百花楼?

花满楼锁了百花楼?


并非如此。

门是开着的,窗也是开着的,与平时一样,随时迎接不同的人前往百花楼。

花满楼没有为了陆小凤锁百花楼。

花满楼不会为了陆小凤锁百花楼。

百花楼常年敞开,是为了需要寻求帮助的人。

陆小凤也需要寻求帮助。

百花楼也开着。

可是他明白,现在能帮助他的,不可能是花满楼。


陆小凤明白,现在进百花楼,根本不可能。

与门窗是否敞开无关。

陆小凤很聪明,所有人都了解他的聪明。

他的聪明早已为人所知。

他处理任何事都游刃有余,即便大难临头,他也能想出个常人想不到的办法脱身。

别人做的到的事情,他能做到。

别人做不到的事,他也能做到。

可是面对现在的状况,陆小凤不觉得自己很聪明。

他嘴里衔了根草,皱着眉,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在冥思苦想。

他遇到了难题。

陆小凤都会遇到的难题,必然是个棘手的难题,必然如山石倒塌一般,压得人喘不过气。

可那只是同一个人说一句话,还是同自己的至交说一句话。

这就和呼一口气一样简单。

可陆小凤已经为此思虑了好几天。


陆小凤也有不懂的事情。

陆小凤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

其中一件,就是前几日,他不过情之所至,便吻了花满楼。

情愫涌上心头,是不可遏制的。

他很高兴,虽说把这事说出去,旁人定当是觉得闻所未闻,将他当疯子看的。

花满楼不一样。

虽然一切都与平日无异,花满楼,终究是对他心存芥蒂了。

那日花满楼的脸由喜转怒,不过一弹指。

他知道这是花满楼,对他心存芥蒂了。

花满楼丢下了一句话,便再也没同他照面。

陆小凤不希望他对他心存芥蒂。


陆小凤会哄女人。

陆小凤哄女人,不似情场浪子,虚情假意。

他只会告诉那些女人,他所见到的,她们的优点,她们吸引人的地方。

没有半分虚假。

聪明的女人听完了,心如吃了蜜一样甜。天真的女人听完了,深信不疑。


他想试试去哄哄花满楼。

说两句甜话,再看他的笑颜。

很可惜,花满楼不是女人,不是任何一个女人。

便是女人遇着相同的情况,或许也是要同他发脾气的。


更何况,花满楼只是花满楼。

陆小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份友情已经变了味。

他遇见过欧阳情这样冰雪聪明的女人,像薛冰这样娇蛮却善良的女人,像牛肉汤这样活泼可爱的女人。


可若是问起他惦念的人,第一个想起的,只是花满楼一个人。

想到这里,陆小凤突然明白自己没想到的是什么。

他不知道花满楼怎么看他。

因为花满楼仅仅说了一句,”无药可救”。

只就着这个线索,他开始细想起这句话的意思。

是什么让他觉得自己无药可救?

是什么习惯促成了自己的无药可救?

当一个人被旁人说无药可救的时候,那个人一定做了相当多不可理喻的事情。


瞻前顾后,一向不是陆小凤的处事方式。

他觉得自己没必要继续想。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想。

他跟花满楼说过,想得太多,人会老得很快。

现在话头一转,想多的反倒是他。


他吐掉了嘴里的草。

陆小凤在决心做什么事前,总会有些小动作的。

他提醒自己,得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想到这,他笑了起来。

他一个翻身便跃上了百花楼外的花台,一朵花都没有碰到。

他知道花满楼将花视作朋友。

他知道花满楼一向珍视朋友。

花满楼热爱世间万物,热爱花草繁木。

他很羡慕这一点,很多事情,他没有办法看的这么纯粹。

他也想保护花满楼心里的美好。

所以在花满楼得知上官飞燕对自己的感情并不真挚,甚至是利用他之后,他有了伤害女人的念头。

陆小凤不喜欢杀人,更不会去杀一个弱女子。

可上官飞燕是一个内心可怖的女人。

上官飞燕让内心受万物滋润的花满楼,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绝望。


花满楼终究是释怀了。

花满楼将自己从黑暗里解救了出来,即便他仍旧是个瞎子。

但他的心里,还是明亮的。


他更要同花满楼解释清楚了。

他做的事,尽管是含杂念的。

但他的心思,是不含杂念的。


陆小凤踏步进了房间,房内的布置没有变,桌上的茶杯和茶壶,都静静摆着。

花满楼,也静静坐着,身前的杯子里没有茶水,空空如也。

陆小凤很紧张,手心都出了汗。

他就这样站在门口。

花满楼开口:“进来吧。”


花满楼没有看他,但他看着花满楼,一步步走向他。

陆小凤站在花满楼身边。

花满楼别过了脸,似是在听窗外的动静。

这样的花满楼,陆小凤从未见过。

花满楼从来都是正面面对他的。

会这样,必然是心里拧出了结。

这个结,就是陆小凤。


他有点束手无策。

他不能束手无策。


“茶是好茶,饮茶人杯中却无茶。”

“饮茶人,有时只欲嗅茶香。”

陆小凤仍若无其事地打趣。

心里却已如擂鼓。


“可否请朋友喝上一杯。”

花满楼的转过了脸,捏住茶壶柄,替他倒上了一杯茶。

陆小凤喝完了茶。

陆小凤却看不透此刻的花满楼。


千言万语都在他心间化为乌有。


花满楼就坐在他对面,脸上仍是波澜不惊。

好似在等他开口。


“花公子的好茶,只请朋友。”

“茶不只是茶,更是一片心意。”


“若那人不只是朋友,还能否喝到花公子的茶?”


陆小凤的语气带着迫切。

陆小凤也是大着胆子试探

他第一次觉得试探是那么艰难的事。


花满楼面对着他。

花满楼叹了口气。

花满楼渐渐地笑起来。

比百花齐放更让陆小凤心动。


“若是这样,那人可能就要喝些辣椒水了。”

“为什么?”


花满楼笑的更开了,笑容里还有几分得意。

陆小凤的眼睛紧紧盯着花满楼。


“辣椒水入喉,提神醒脑,如此一来,省的来人心神不宁。”

“我不喜欢辣椒水,辣椒水的滋味我可不想多尝。”

“你说那人连辣椒水都不肯喝,我该不该听他的一番说辞?”


花满楼摇了摇头。


“七童,我……”

“百花楼下等了这么多天,也不见你上来喝口水,歇一歇。”

花满楼又为他续上一杯茶。

“你说什么我都认了,我不敢。”

“有何不敢,百花楼里没有吃人的怪物。”

“吃了我也好,至少我可以逃一回,让我别知道你可能会跟我割袍断义。”

花满楼拿过一旁的扇子打开,面上云淡风轻。


“如果是你,你愿意割袍断义,还是结连理?”

他的声音抑扬顿挫,却不变温和。

轮到陆小凤无言了。

陆小凤想过很多种可能。

花满楼可能会不理他,一句话都不愿和他说。花满楼可能会发怒,发怒的花满楼很有可能将他赶出去。花满楼……

唯独没想过花满楼,会这么平静。


“七童……你不生气了?”

“自然气,气那人冒冒失失。”

“那人不过一时痴傻,我又何必放在心上。”

陆小凤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当然,欣喜占了上风,他觉得自己暂时忘了自己做过什么。


“那你为什么说我无可救药。”

“无可救药的愚笨。”

陆小凤也笑了,像个得到奖赏的孩童一般,笑得开怀。


“陆小凤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糊涂在一个情字上。”

花满楼开口打趣。

花满楼很少这样打趣。


“不,陆小凤糊涂在了花满楼三个字上。”

“我也好不到哪去,一样糊涂在了陆小凤三个字上。”

陆小凤站起身。

陆小凤路过桌子,直接到了花满楼身边。

他张开双臂,轻轻地将花满楼环了起来,好似保护什么稀世珍宝。

花满楼没有推开。

花满楼的一双手,亦是圈在了陆小凤腰上。


“七童,我不会离开你的。”

陆小凤闭上眼睛。

他好像听见了花蕾绽放在风中的声音。

他觉得他的花满楼的联系,更加的紧密,仿佛天生就连在一起,从未断开。

“陆小凤。”

花满楼垂下手臂,握住陆小凤的一只手。

花满楼身上的香气,源源不断地涌出。

陆小凤将他抱得更紧了。

陆小凤仔细地听着。

那人声线低沉。


“天涯海角,永不分离。”

陆小凤没有说话。

陆小凤没有闲情多说什么。

他俯下身,再次吻上花满楼的唇。


一室暖阳。


评论(1)
热度(42)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