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九严Rps】似是而非

九严Rps,cp为于朦胧x郭俊辰。

暂时不吃逆,吃逆或者对Rps不感冒请退出。

送给我家宝的文,甜虽甜但还是走一贯的反转风。

以上。


被覆盖一夜的阳光破开了云层。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麻雀的啼鸣,一阵阵传入床上酣睡的少年耳中。

“朦朦…哥…我还想睡…。”

他的手胡乱地伸到半空抓来抓去,只穿了太过宽大的睡衣,这只袖子上印了小熊图案的手臂一看什么都没触碰到,泄气地放下来搁在羊驼玩偶上。

似乎是有些冷了,本在床上扭作一团的他一下一下捏着柔软的玩偶毛,慢慢睁开了一双通红而清澈的双眼。

如同一眼清泉倾泻而出。

“朦朦哥?”

他用力揉揉眼睛,软绵绵的鼻音合着呼吸一起喷洒在他周围,还未脱离美妙而令人深陷的梦境,整张脸也像是醉的太厉害,一片微醺的红。

像是孩子没有得到自己执意要的玩具,他干脆抓着自己的被角放开了嗓子喊

“朦朦哥,你在不在啊?”

声嘶力竭。

声音穿过了自己的房间,也势必穿过了厨房,而这一声呼喊石沉大海。

他瘪了瘪嘴,被抽了气似的靠在床板上,一副令人心疼的模样。

有人在慢慢接近他。

偷偷地,不着痕迹。

他的嘴角挂着笑,有些无奈,又有些作弄的意味。

床上的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有谁离自己越来越近,打算钻进被子里再好好闭眼跟周公下一盘棋。

那个人不给他一点反应的机会,直接跑着进了房间,到了他床边直接隔着被子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哇啊!谁?!”

床上的人惊的一蹬腿,直接朝那个不知是谁的人过去。

下场就是床下的人一个不留神摔在了地上。

“……嘶。”

“你刚刚不是叫我吗,俊辰?”

床上的人抱着被子睁大眼看床下的人。

床下的人揉着自己的腰站起来。

 

 

“朦朦哥!”

郭俊辰一撩被子,也不顾自己还光着脚就踩在地上走过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我在呢。”

于朦胧拍了拍他的背,心下想着他冒冒失失的样子,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

就着拥抱的姿势,于朦胧的下巴靠在郭俊辰的肩上,蹭着软绵绵的睡衣。

“我刚刚替你弄早餐去了。”

于朦胧沉声告诉他,慢慢松开了自己的手。

“这样啊……”

郭俊辰的嘴角不由得抽搐几下。

太丢人了,他心里像是有个小喇叭,把这句话循环播放,吵的他低下了头。

 

于朦胧看着他像只小兔子一样,不由得拍了拍他肩膀笑开了。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啊。”

他一边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蓝色云朵的围裙放在桌上一边感谢道:

“昨天还麻烦你陪我。”

本就深邃的眼睛和郭俊辰四目相对沾上了一点笑意。

 

这次郭俊辰沉默了。

他觉得脑子里像是灌满了浆,根本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

真要说起来大概是因为于朦胧因为什么事觉得很纠结就拉着自己出去喝酒,结果自己被灌醉了,还好朦朦哥经常去自己家才把自己送了回来。

他眼睛转了转,联想自己为什么头疼欲裂,才努勉强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拍面前人的肩膀。

 

“朦朦哥,我想起来了。”

一阵冷风吹进了他的脖子,冻得他缩了缩脖子,嘴唇咬着跑进了房间。

“等一下啊朦朦哥,我…。”

还没等他说完,于朦胧已经脱了他身上的外套给郭俊辰套上了,像是裹粽子一样把他裹的牢牢的。

“我刚忙完,不冷,你先套着。”

 

郭俊辰裹着于朦胧的外套,洗漱的同时还闻闻衣服上的气味,清新也醒脑。

和于朦胧从前后桌到同桌,到现在成了无话不说的兄弟。

他的朦朦哥很暖心,被班级里很多的女孩子喜欢。他的朦朦哥很帅气,经常被拉去排话剧。

干什么都拉着自己,至此,他也一度觉得于朦胧属于自己,而不是任何人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他的感情已经变了,不止是以前的羡慕,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偏移。

就像时钟针全都偏到了错误的时间,行星脱离了轨道。

郭俊辰使劲用毛巾抹了一把脸,凝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自己才是真的自己?可以面无表情地滞留在一个地方,不用去迎合同学,也忘记朦朦哥的事情。

他用手掌遮住了镜子里自己的脸。

 

 

等到他出去之后,于朦胧正端着盘子朝餐桌走,身上随便披了件他的棉袄。

他走过去瞅了眼盘子。

是他最喜欢的烤培根和煎蛋,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他的心一沉,咳嗽了一声。

“朦朦哥,你和小爱姐怎么样了啊?”

郭俊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望着忙碌的人。

他口中的小爱姐就是跟于朦胧出双入对的张天爱,有着和于朦胧恋爱一年成绩没有落下一点点的奇迹。

每次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两个,你们要好好学习,都已经是高三了,没时间。

张天爱和于朦胧一举攻破这个”谈恋爱成绩必降”的魔咒,一旦考试,年级前十非他们莫属。

同时,张天爱也是个让女孩们都艳羡的人,长相出众,一双杏眼里装满了机灵与聪慧,谈吐有礼,不落尘俗,性格也招女孩喜欢,会照顾人也会体谅他人难处。

这样一个女孩,之前和于朦胧牵了手,所有人都纷纷感叹,这一对真是感人,男神和女神终于在一起了。

 

郭俊辰心里漏了一拍。

于朦胧在和张天爱交往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忘记过郭俊辰,三个人感情反而特别好,恨不得勾肩搭背黏一起,张天爱更是经常重重拍着郭俊辰胸脯叫他“好哥们儿。”

 

他静静等着于朦胧的回答。

四周的空气似乎在他们之间凝成了一道透明的锥,谁稍有不慎,就会被锥无情地扎到心底冰冷。

紧张的不停捏自己的衣角,于朦胧衣服上的气味此时重重地压在他的思绪上,像禁止自己陷入某个毒咒一样不停提醒自己。

不要亮出自己的底牌。

 

“我和小爱分手了。”

郭俊辰听后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这件事与自己无关,只是可有可无的一段经历。

于朦胧放好了所有的餐具,转过身来,脸上俨然轻松自在,没有伤痛。

“朦朦哥……你昨天明明。”

于朦胧摇了摇头,手指一圈圈地在桌上画圆。

郭俊辰的心里一团混乱糅在了一起,在他心里不停地四处奔跳,像有什么要爆裂开来,急切地想把一切都挥洒出来。

 

“我昨天可没有说是因为小爱的事情啊?”

于朦胧抬起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音调也往上升了升,眼神一直在郭俊辰身上逡巡。

“我呢……。”

郭俊辰愣神之际,对方已经凑到了自己面前,一片阴影打在自己的脸上,他身上的清新气味越来越清晰。

“是因为你。”

郭俊辰认真地听着于朦胧说下文。

“我和小爱谈了两个月恋爱,虽然我以前喜欢过她,但我们都发现自己不适合彼此。”

于朦胧歪过头,上翘的唇耐心地吐出解释。

“她更适合一伦哥这样的男孩子。”

“所以说其实后面两个月你们不是情侣了?”

郭俊辰有些急切地发问。

于朦胧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你的感觉和普通朋友不一样,具体哪里出了问题我也不明白,之后的两个月……是我的问题,我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感情,才让小爱帮我。”

心里一股股暖流涌了进来,郭俊辰一时间有些茫然。

“我和你认识了这么久,应该超过普通朋友一点,但是小爱告诉我,这有可能是喜欢。”

桌上的牛奶和培根的热气已经完全消散。

“直到昨天晚上,我最后试一次,看看你是怎么样想的,就把你叫过去陪我喝酒。”

说到这里,于朦胧用手指掩着嘴克制笑意。

“本来想试试你放松的时候会怎么说,结果你彻底醉了,一边叫我一边说别不要你,说喜欢我。”

 

郭俊辰原本垂着的头抬了起来,一阵热流从脸冲到耳根,红的发烫。

 

“……我真的有那样吗?”

他嘟起嘴喃喃自语。

想想自己在于朦胧面前出丑虽然不是一两次了,但到这个节骨眼还是会觉得羞怯。

想找个洞钻下去,找个看不到于朦胧的地方。

 

而接下来只觉得面前有什么压过来,腰上被紧紧搂住了,脸贴着之前那人结实的胸膛。

 

“能和我在一起吗?”

“能!当然能。”

 

于朦胧把郭俊辰整个人裹在了自己怀抱里,密不透风,好似怀里只装得下郭俊辰一个人。

“我还以为没机会了。”

怀里的人抽噎着,眼睛慢慢翻上血丝和泪水,竟然哭了起来,一哭还收不住,眼泪一股脑蹭在于朦胧的衣服上。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于朦胧心想。

“别哭了,我知道的。”

郭俊辰脸上的眼泪被他心心念念的人用拇指抹去,嘴唇又和嘴唇碰触,柔软而令人迷恋,郭俊辰也用力圈住面前人的腰。

 

 

大概只有彼此都挂念对方,才能被称为喜欢。

评论(1)
热度(39)
  1. -LanvinDaiya-江灼。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宝贝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太甜了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