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K莫】和钱没关系好吗?(小甜饼)

扩了一下自己写的脑洞。
设定当然是儿子是长得像爸性格欢脱的像爹的一木啦。
*K莫已经老夫老妻多年,儿子都这么大了。
*大概有车。
*夏乔小姐姐设定和一木恋爱中

"喂,夏乔啊,跟你说件事。"
林一木握着自己的手机,绕着床走到行李箱旁边,抓了件深紫色T恤艰难地叠,只好用肩膀作支撑和夏乔继续通话。
在夏乔做酒店经理的宾馆住太久了,虽说老爸KO给了一大笔钱给他作为他住出去的费用,但林一木的内心,是波澜四起的,是不满的,是……。
复杂的。
"总统套房我也待腻了,所以跟你说一声,估计这几天啊,我都不在。"
夏乔随手拿了个刘海贴贴在头上,摇了摇头笑着嘲了嘲林一木"
:林大少爷,您哪次不是回去了又被赶出家门?老让我给你留位置可不行啊。
林一木听完直跳脚,一屁股坐在宾馆柔软的床上埋怨:"拜托,你还是不是我女朋友啊,这时候不知道安慰安慰我。"
夏乔拧了拧脸,硬是憋着笑没有让林一木听到。
"就你那两个老爸恩爱的程度,我怎么安慰你?哎,你就安心住外面得了,唉我不跟你说了啊,我得上班去了。"
急急忙忙套上细高跟,再检查了一遍身上套装的整齐度,夏乔也顾不上和林一木多腻歪,赶紧冲出门。
四条鱼串在一起的门板拍在木门上,发出重重响声。

林一木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过如此了。
以前喜欢李慧珍,李慧珍喜欢白皓宇。和夏乔有了缘分,夏乔总是欺负他。
最让他觉得惨绝人寰的是,家里两个老爸同声同气,自己就像捡来的一样,特别是自己那万年没什么表情的老爸KO,其妻奴程度爆表,所以自己从小就不敢欺负他爹郝眉,开开玩笑叫他美人都得等KO不在。
要是得罪KO……嘶,首先,自己的经济来源就有问题,其次,他真的就不用上桌吃饭了。
这种事不是没有过,有一次他不小心贪玩弄坏了郝眉的电脑键盘,结果晚上自己的晚饭,就只有粥和咸菜……
他觉得自己太惨了。
于是回忆起,KO每次看郝眉的眼神盛满了温柔,吃饭的时候面对着郝眉,他一口一口吃白饭,郝眉缺贪婪地夹着糖醋排骨炸茄盒水煮鱼等等没事吃的高兴。
他突然庆幸自己小时候成绩还不错,不然还不挨男男混合双打。

行李箱差不多整理好了,林一木拖着行李箱出门,一手插在牛仔上衣口袋里。
来来往往的服务员早已认熟了他,纷纷向他问好
"林先生早。"
他点了点头,心里脑补的都是进家里看到的画面。
……但愿他俩别搂搂抱抱,看的鸡皮疙瘩都能起一身。

"我回来……了。"
林一木还是猜到了会看到什么。
KO坐在电脑椅上,郝眉岔着腿坐在他腿上扭来扭去,一边笑着一边问KO:
"你说我们要不要买个扫地机器人什么的,看你每天扫很累啊。"
KO摇摇头
"没事,我自己扫干净。"
"对……儿子也不怎么回家。"
麻烦两位,看看我。
林一木摘了之前戴的墨镜,敲了敲门框。
郝眉立刻从KO腿上跳起来,不小心还磕到了膝盖,他一边捂着膝盖一边痛苦地问
"你怎么回来了?"
KO立刻过去替他摸摸膝盖,心脸上都是心疼。
于是林一木又收到一枚眼刀。

"三个月没回家了,我想我的床……"
林一木握着行李箱杆耸耸肩。
"你回来之前好歹也说一下?"
郝眉仍旧是那张娃娃脸,现在脸上写满了无奈。
KO晃了晃郝眉手臂。
"他回来了,我怎么办。"

郝眉立刻摸了摸KO的脸,凑到他耳边咬耳朵。
"你放心好了,我还是你的呀。"

林一木被闪瞎了。
郝眉立刻问林一木:
"你什么时候回去?"
林一木不痛快了,好歹我也是你们儿子吧?怎么老赶我走?
"你就这么希望我回去吗美人??"
郝眉还要说什么,林一木继续说下去:
"别跟我说是钱的问题啊,那就更扯了,老爸给了我这么多钱给我住总统套房,就为了不让我打扰你们的生活,你们是连体婴吗??"
郝眉转头看了KO一眼
"你怎么给他住总统套房啊?给他住普通的不就可以了吗?"
林一木情绪再次跌入低谷。
"当初老爸没钱的时候你也嫁了,现在连亲儿子也不肯接回去,我要造反!我要回家!"
KO一记眼刀,林一木立刻收声。

"那就住三天,三天。之后我立刻搬出去。"
"勉强给你住吧。"
林一木,懵。

"那个,夏乔,我估计要回酒店了,过几天。"
"我就说了吧,你那两个老爸肯定不会让你回去很久的。"

"KO,儿子在……怎么做啊。"
郝眉抱住KO的脖子。
"要不别做了吧……。"
"不行。"
KO抱着郝眉坐到自己身上,轻轻吻着他脸颊。
"我想要的,只有你。"

评论(5)
热度(90)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