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K莫】Trap(车)(上)

*K莫车,请依次刷卡上车

*剧情是 眉哥触发【称赞了新来的美工并被KO看到】剧情。

*做为练习的一篇肉,以写更好看的肉为目标,所以,请随意点梗【。

*之后有正常向or文艺向的,比如高中生谈甜甜的恋爱之类的【……

*最后,写的不好不要打我【顶锅盖跑走】

*仍旧还有大家都想看的后半部分

 

 

致一,办公室。

外面寒风刺骨,室内空调又开到了过高的温度,于是致一所有码农都昏昏沉沉,一片黯然的景色。

于半珊揉着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鬼知道他到底工作了多久,两只手发麻,指头都不听使唤了。

他悄悄走近丘永侯的办公桌,对方倒也和他一样,梦游天外,简直要游一次苏州了,根本没发现他接近。

于半珊指头戳了戳他的背,丘永侯肩膀剧烈地抖了抖,像屁股下面埋了炸弹似的跳起来

”老三我真没偷懒!”

拍他的人笑的前俯后仰,努力憋着笑给丘永侯使了个眼色

”你怎么这么怕老三,他又不会吃了你?”

“于半珊,你又耍我!”

 

于半珊拔腿就跑到自己办公桌上坐了下来,丘永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杀到他面前。

“老三来了!”

丘永侯笑了笑,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发问

“老三来了?你又耍我,老三现在正去接三嫂,你跟我说他来了?”

于半珊定定看着丘永侯背后,但他完全没有理会于半珊,继续挑衅

“我跟你说,就算老三来了我照样打你。”

刚要挥拳头,只听背后悠悠传来一阵熟悉的低沉嗓音。

 

 

 

 

“我来了,动手吧。”

丘永侯,懵。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此时此刻他只想发个表情包。

“开玩笑呢,老三。”

说肖奈肖奈到,他胳膊搂着贝微微,首先不说他今天晚到的事,其次——

肖奈身边站着位素未谋面的小姑娘,看起来约莫25岁,跟贝微微差不多高。

有妹子固然好,这妹子,颜值还高。

丘永侯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

看看致一的办公室,每天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好不容易有三嫂可以调节一下吧,三嫂有段时间养胎去了,这让致一所有的人十分困扰。

除此之外,还要每天接受来自郝眉和KO的恋爱暴击,致一的单身狗们几乎落下两行清泪。

算了,我一条狗,吃饭旅行,走走停停。

致一的单身狗们每天闲暇时,都这么唱着。

 

 

 

对此,肖奈只有一句回答。

 

“鉴于致一上下没有妹子,给你们招了一个,美工。”

看着面前黑发披肩的姑娘,眼里也像沉了星子一般,所有单身狗都像油锅里的辣椒籽一样沸腾起来。

肖奈一双眼睛仍旧锁定在贝微微身上。

贝微微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大神,其实每次你看我,我都挺紧张的。”

肖奈搂紧了贝微微。

“夫人都被我看这么久了,还害羞?”

贝微微不知道说什么作为应答,于是四下张望,发现凑热闹的人群中,竟然少了郝眉。

“大神,为什么美人师兄没来?”

肖奈淡淡笑了笑。

“他还是不要来为好。”

贝微微点了点头,心下立刻明了。

 

 

郝眉码代码也码累了,终于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一转头发现所有人都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依照以往经验推测,能引起致一上下轰动的,一是肖奈请客,二是。

来妹子了?

郝眉站起了身,直接跑到人群中间。

他根本没发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的背影。

“都让开让开,也不知道给眉哥我让个位置,怎么了这是?”

于半珊拍拍他的肩膀,背后一道阴冷的视线让他浑身一抖,只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安慰:

“你……自求多福吧。”

 

 

 

好奇心强烈如郝眉,拨开乌压压的一片群众,得到了一个最前的位置。

面前的一切让郝眉眼前一亮——致一没有妹子,没有妹子,没有妹子,除了三嫂。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郝眉简直兴奋到可以上天(KO以前听到他这么说结果他被上了),虽然说没有表现激烈得直接伸手要电话号码(和KO在一起前这大概不算激烈),不过眼前这个妹子跟自己女神太像了,本来想着看一眼就走,但是这实在难得,于是忍不住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郝眉,叫眉哥就成。”

“你好,我叫Mandy,幸会,眉哥。”

小姑娘的声音清清亮亮,好听极了。

郝眉忍不住继续和她说下去,又是说不要太怕陌生眉哥罩你又是说老三不会不善待妹子你别紧张。

说完之后又跟着致一群众继续跟她闲聊。

于半珊和丘永侯不停戳郝眉的背叫他停一停,因为背后——

KO的脸上已经不能说是面无表情了,而是心里蕴藏着许多不满,手偷偷在腿上握成拳。

“美人,喂,别说了。”

于半珊在他耳边轻声警告。

说的正在劲头上的郝眉哪会说停下就停下?总算把公司介绍等等等等跟着致一的大家一起说完了之后,他才肯停下来。

 

“愚公,好不容易来个妹子,你还叫我停?”

郝眉跟他挤了挤眼睛,心情极好地走到了KO身边。

“KO,我跟你说,这个妹子好像我女神!长得很好看……人也很温柔,说话很好听。”

KO头也没抬。

“嗯。”

之前愚公叫自己别说别说……好像真的有点道理,眼看着KO的应答变得冷冰冰,他知道。

要出事了。

于是他立刻晃着KO的胳膊,小声地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跟他道歉:
”对不起了,KO。”

紧接着摸了摸鼻子:

“我就是……好奇。”

KO反应仍旧不大,点点头。

“嗯。”

KO心里的一把邪火本来烧的没这么严重。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郝眉和新人在一起说笑,就恨不得在所有人面前把他按在墙上亲吻,宣告主权。

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找到他的爱人,现在又看到这一幕,多少心里有不满。

但他选择,一切回到家里再解决。

 

郝眉的心狂跳不止。

好像这一次真的惹到KO了,由于自己的一时疏忽,显得不关心他了。
而在此同时,他也满腹委屈,自己一时好奇啊,好奇不是人之常情?
想到这里,郝眉揉揉鼻子,心中五味陈杂,什么醋瓶酱油瓶胡椒瓶都倒了。
人妹子挺好一个人,他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过。
他的恋人是KO。
比普通人专情又比普通人有占有欲。

想到这里,身份互换,KO这个反应也正常得很。
再者,他十四岁就一个人,喜欢上自己的同时也害怕自己离开他吧。
郝眉无精打采的趴在座位上。

他想了想,估计今天晚上,要好好哄KO了。
 

评论(5)
热度(120)
  1. 遇见东京的雨江灼。 转载了此文字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