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随手放个郅摩小片段。

萨摩多罗一瞬间睁大了眼。
李郅抱住了他,无数弓箭刺破冰冷的空气,齐齐扎向了他的背脊。
每个伤口迸发出鲜血,只听李郅轻咳一声,口中同样溢出血来。
他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两臂抱着萨摩多罗,俨然还是那想要将他保护在身后的模样。

"李郅?"
怀里的人呼吸越来越浅。
萨摩多罗呆呆站在原地,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很多场景。
第一次陪李郅办案,本应该自己受伤,李郅替他受了。
他的回答只有一句,"我说过要罩他。"
李郅总是为他挡掉很多麻烦,李郅心疼地拿出自己的俸禄塞给四娘,李郅为他的牺牲实在太多太多。
生死关头,他们经历过。
李郅保护他,关心他,只是从未说过原因。

而这些场景,他每每想起一件便忘记一件,化成眼泪从好看的眼角滴落,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腿也支撑不住,跪了下来。
"值得吗?李少卿。"
萨摩多罗维持着最后一点理智,他怕一放松便会为他哭出声。
"我想这么做……是否值得,咳咳咳。"
李郅虚弱地咳嗽着,萨摩多罗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萨摩多罗望着眼前放箭的人,眼睛布满了红血丝。

"我不过是个市井混混,你……又是为何。"
李郅无力地笑了。
"若我心悦这个人,那又不一样了。"

萨摩多罗心下一紧。
他出神地望着李郅。

谭双叶别过头靠在上官紫苏肩膀不可抑制地哭起来,黄三炮手握着剑,却一步不能上前。
"双叶……老大还有救没有?"
谭双叶手背抹走了眼泪,
"他……伤的太重,可能来不及了。"

"你救救他行不行?双叶?"
眼泪干涸印在萨摩多罗脸上。
谭双叶只是摇头。

李郅试着抓萨摩多罗的手,他勉强地抬起手臂。
他想触碰萨摩多罗,最后一次。
手重重垂下,李郅闭上了眼。

萨摩多罗依旧笑着。
他埋进李郅怀里,小声贴着他耳朵说。
"那我,约摸也是心悦你。"

他转过头朝谭双叶使一个眼色,黄三炮和谭双叶一起上前,扶起了气绝的李郅。
他站起身,身上沾着李郅的血。
"不好意思了,各位,大理寺的案件,我再也不会碰了。"

谭双叶一行看着他转过身,挥挥手,越走越远。


萨摩多罗之后再未出面协助朝廷破案,亡国遗孤一事也再无人问起。


"这位小哥,请问清泉村怎么走?"
少年停下了脚步,朝着前方指了指。
"向前一百里便是了。"
"谢谢,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少年弯起了唇角。


"我姓李。"
"多谢李公子。"

评论(12)
热度(50)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