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唯满侠,id楚青词。双花only 。

【K莫】落子无悔

日常,练手用。
依旧是甜,公司事情多的我没空虐(?)
郝眉视角,之后可能会有KO视角




从肖奈嘴下面抢来个一两天的假期,对于程序部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
整个致一谁不知道肖奈是典型地主老财式剥削的领袖,随身还携带虐狗喷雾,逮谁喷谁。
当郝眉还是一条洁身自好多年,身心都献给腰细腿长女神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丢丢嫌弃老三的,但嫌弃之余也发现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因为,他根本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女朋友在致一不是什么奇闻异事,毕竟致一是出了名的和尚庙,再者阿爽也在,郝眉每每想到阿爽就不由得想把他压着揍一顿。
你恐什么不好?恐女,我还恐龙呢。

不过总有郝眉意料不到的事。
比如他后来不再是单身狗了,甚至虐狗程度不亚于肖奈。比如假很好请了,虽然是因为某些部位的疼痛让他没办法上班。
再比如。
他也知道了为什么微微师妹挽着肖奈的样子这么让人羡慕。
一开始他是拒绝承认的,就像不敢相信自己的室友会变成未来的另一半一样。

郝眉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还在读大学。
跟着愚公猴子老三一起冲去从没去过的食堂,小鸭舌帽反着戴,刘海听话地贴在他额头上。
有双深沉的眼中早已盛下了这一片光景,而他除了在自己心中反复描摹,谁都不曾提起。
他早已戴好了厨师帽,白白净净搭上白色的厨师服。
他穿着T恤,拨开重重人群朝自己的食物靠近。
饿急了的郝眉哪里顾得及面子,看没人要那一盆看上去就勾动他馋虫的糖醋排骨,立刻自告奋勇到了那人面前。
"这糖醋排骨我要了。"
他笑了,笑的时候眼睛也弯了起来,完全不掺一点杂质。
厨师接过他的不锈钢盆,打了满满三份糖醋排骨,和一大勺炒三丝给他。
"谢谢大哥啊!"
他和他打了个照面,笑的更开,发现他也在对着自己笑。
郝眉不知道,这个不知名的厨师大哥,很少对人笑。

再后来的事更传奇,每每想到,郝眉都恨不得流两行悔恨的泪纪念自己被套路的过程。
他一个省状元,按理说脑子转的不应该这么慢啊。
然而事情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从食堂那一眼开始,那就是第一步引他上钩,再后来在大排档偶遇,接着喝的醉醺醺的还睡他的床。
郝眉想,当时这时候对方已经套路了好几步,都要收网了,他一点都没看出来。
当他晕乎乎地抻着腿起来还盖着自己的被子时,望着那人深不见底的眼时,他揉揉后脑勺笑着问。
"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药啊?"
他不说话。

直到肖奈说公司来了新人,他才知道,他真是被下药了。
传说中的黑客KO,默不作声,在郝眉身边蛰伏这么久,郝眉竟然才知道这件事。
之后,发现KO是幻想星球的花箭,知道自己当年逃了婚,KO来他家里走后门,走着走着就在一起了,那都是后话了。

有一天,KO请了假,工作也在家里全部完成后,和郝眉在床上腻歪着再天雷勾动地火来了一发。
郝眉紧紧抱住KO的脖子伏在KO胸口,那颗心脏跳动的频率和自己一样快,郝眉的心瞬间融化了。
当然,意思意思责怪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于是郝眉凑到KO耳边,故意吹了口气问。
"KO,万一当时我对你没那意思,你怎么办啊?"
KO耳边一片炽热,他拿这样的郝眉毫无办法,又想就这么再吃他一次,他提问提的又这么认真。
好似以前,他见到郝眉之后,心里就再也装不下别人了。

"很简单。"
KO顺顺郝眉的头发。
"我对你有意思就够了。"
郝眉一听,心上立刻炸出了烟花,头埋在KO胸口蹭个不停。

"你眉哥当年也是一大好直男!"
"不过你有男朋友了。"
"当年就不该让你走后门……"
KO胸口被郝眉愤愤不平的手捶的生疼,拉住他的手腕开始逐根亲吻他的手指,似乎想连指纹都一起吻进心里。
两人的鼻息重新交汇在一起,埋进了深夜里。



何谓落子无悔?
彼此选择,彼此确定,再不放手。
KO曾经说过,喜欢郝眉的那一刻,就像以前他和别人下棋。
他下棋,虽是抉择过,但最后落棋,再不反悔。

"我觉得当时你说的有些道理。"
郝眉扣着KO的手。
黑夜慢慢被撕开,渗透出光亮来。
"嗯。"
KO凑近郝眉,亲吻他的脸颊。
郝眉红了耳根,分明昨天翻云覆雨两次了,真的和KO贴在一起,他还是会忍不住觉得羞涩。
这是他爱了十年的人,到现在还在他身边。

"眉。"
KO拥着郝眉。
"我不会走。"

郝眉笑了。
他闭着眼,和KO再次相拥而眠。

评论(8)
热度(79)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