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坐标双梦,id叶晰 ,食策藏。电影沉迷。

【K莫】知更鸟

*画风突变。
*并非小甜饼,意识流。
*没有谈恋爱的细节()

吟游诗人身着长袍,背后尽是数不清的,一望无垠的夕阳。
衣衫敝体的花瓣,渴饮着常年通透的露水,她容貌出彩,和无数同伴紧缚于一根枝干,而总有一日,上帝收去她应有的时光,她枯槁异常,她不再期望明日的露水,最终死于非命。
壁画挂在破烂已久的墙上,盲眼的画家攥着价格不菲的画笔,为画纸上再添一笔新绿。
他和他,绝不允许谁阻止他们互相靠近。

少年的梦境像是蒙上了尘,令他模糊,也令他慌张。
荒芜的原野上,他唯有敏感的指尖能触碰到空气,他的鼻腔内尽是月季的香气。
这荒诞的梦境,他莫名得不希望醒过来,一个自我意识创造出的空间,他魂牵梦萦,他唯恐离开这里,就失去了见一个人的机会。
身后的脚步声愈发得靠近,卡农的循环反复在他耳边躁动不止,他封闭的心开始松动,墙面的粉末四下飞散,他想抱住他,他感受的到他。
他转过头,对面的"他",似乎在朝他微笑,他的笑容混合着音符,他想和他跳一支舞,他的心飞去了远方,他眼睁睁望着他,呆滞地望着他。
"你在找我?"
为什么会有人的面容让他如此眷恋,他想拥抱他,拥抱的感觉一定很好。
他不记得何时与人拥抱过,好像只是他单方面不记得,他的眼睛如同贝加尔湖,深不可测。
月季的香气愈发浓烈,他只是朝自己笑着,微笑的样子让他想倾尽所有,财富,时间,他有的,他没有的,甚至他没有却想拥有的,这个人想要,他一定会给。
他身着白色衬衫,没有扣住嘴上的两颗扣子。他的牛仔裤脚管叠上了两层,他的球鞋是白色,就像他,白白净净,来过他的生活,当他的感情呼之欲出,却又收敛回去。
"你知道我?"
他勉强着自己,在这个梦境里,一定要让自己清醒,这样才能看清他,记住他。
"KO,是你吧。"
他睁着初生小鹿一般澄澈的眼睛,问着自己带了20多年的姓名。
他隐姓埋名,不代表他的心封闭紧缩,他在渴求另一种东西,然而没有人可以给他。
"你是谁?"
他已经抱住了他的脖子,他不想挣脱开,男孩儿身上分明有月季香,他甚至生疑,是否他褪去衣衫,满身的月季花瓣便会一瓣一瓣纷纷坠落,露出白皙的上半身。
他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耐心,他有耐心,他可以等着男孩儿,可梦境不会等。
"我有很多名字,但我现在。"
男孩儿凑到他的耳边,他分明感到了手指的温度,壁炉一样烧在他身边。
"我现在,叫郝眉。"
黑胶唱片蓦地停止,四周陷入令人不安的沉静。
他想伸手,他的表情不再像之前,疑惑在他挑起的双眉中消失。
男孩儿离他越来越远,他的心疯狂地跳动,他想拉他的手,他想主动拥抱他,他的心在融化。
月季的香气不再萦绕在他身边。







KO从梦中醒来。
他蓦地睁开双眼,四周一片漆黑。
他习惯性地伸手去摸自己身边的枕头。
不知摸到了什么,刺的他手指疼,几乎出血。
回想刚才的梦境,他呼吸片刻,翻个身继续睡去。
空荡荡的另一边,一支月季花,躺在枕头上。

评论(1)
热度(21)

© 怜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