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唯满侠,id楚青词。双花only 。

【K莫】以吻封笺

*告白梗。
*复健中,有些退步。




敲完最后一行代码之后,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于半珊整个人倒在了邻桌丘永侯的背上。
"猴子……老三的折磨结束了,结束了,我好辛苦啊。"
他一边摸着根本没眼泪的眼角一边抱怨,丘永侯倒也跟他搭腔,握着他手腕就一副为人欺压多年的小媳妇模样抽抽鼻子。
"对,我们胜利了,哎呀,我都四天没跟逸然见面了。"
"……心疼,校花他表哥我也四天没见到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丘永侯永远是脑子转的最灵活的,从没听闻这愚公提起甄家少爷,倒从他眼里看出了一点叫……想念的东西。
"啧啧啧,我好像快能吃到你的狗粮了?"
"闭嘴吧你!"
于半珊炸毛。
他抬头,刚想伸伸脖子休息会儿,就看到盯着手机屏幕一动不动的郝眉。
郝眉眉眼间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明明他才是第一个敲完代码的,这是在烦躁什么。
这个人和KO每天都在发狗粮!!!
"我跟你说,咱眉妹才是最大的狗粮生产商,这狗粮撒的,都不如老三和微微师妹呀,是不是?"
郝眉暴起,攥起个小拳头就想往于半珊的方向砸过去,恨不得砸出个坑来。
"去去去,你再说我可打你了!什么狗粮??"
郝眉的小奶音显然只赋予了这句话像是撒娇一般的意味,于半珊笑的意味悠长。
"每天一起上下班,你的饭,他做的,你的甜品,他做的,你家的家务,不说了,都是他弄的。"
对面于半珊的话似乎刺激到了他心里柔软的部分。
郝眉低下头,满脸不由得通红,过了一会儿开始发烫,想让自己停止关于这一切的想象,反而愈演愈烈。
他忘了回应于半珊,因为他的脑海开始浮现一些不该浮现的东西。

他一直在逃避自己和KO之间的问题。
他和KO到底是什么关系?室友?朋友?还是好兄弟?
他和KO之间语言上的交流少之又少,很多情况下都是他在说,KO在听,听完说的话也并不多,但他知道他在听。
不然淋在他身上的目光,怎么会这么炽热。
这让郝眉觉得混乱,一切都无法控制,像是不规则窜出的乱码,而这个乱码,是KO。

"眉妹?想什么呢。"
郝眉匆匆忙忙收好自己慌乱的模样,灵动的眼遮住了所有心下的阴影。
"当然是在想,为什么你的甄少祥抛弃你了,如果他真的沾花惹草,眉哥帮你出气,儿子乖。"
"他敢,你再说一次,我弄死你啊美人!!!"
肖奈从办公室出来刚好看到于半珊一脸愤慨掐郝眉的一幕,再看到KO从善如流地走到他身边于半珊吓得立刻坐回去。
他心里感叹,嗯,今天的致一也很和平。

"郝眉,回家。"
于半珊悻悻回了自己座位,郝眉才发现KO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
仿佛是心情都裸露在外,郝眉差点砸了自己的杯子。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谁都不可以提起KO,自己也不允许自己想太多关于他的事,他试图封住这个口子。
于是他弯起嘴角给了KO一个最完美的笑容,拎着包跟在KO身后。
KO背着他的双肩包,转过头和肖奈交换了一个眼神。

到了郝眉家,郝眉把包挂好,甩了鞋子就跑到了自己房间。
也不管KO深邃的眼神是不是看着自己,他只想赶快窝进被子,断了这些胡乱的思虑。

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突然回想起以前曾经和KO睡过一张床。
有一次郝眉看了恐怖片,不敢一个人睡,只好瑟瑟发抖地叫KO陪着自己,他仍旧忘不了KO当时喷洒在自己颈边的气息,和搂住他腰际的手。
他觉得自己不正常的原因是,本来大家都是男人,他的心跳快的不正常,他自己听到了,估计KO也听得到。
KO不说话,他也不说,一直到天亮。
郝眉不知当时是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的,恐怖片的剧情他已经忘得一干二净,脑中只觉得一阵阵轰鸣,他想看看KO,自己却不敢动。

KO在厨房切菜,有些出神。
一片片萝卜片仍然被切的厚薄正好,煮一煮入口即化,是郝眉最喜欢的程度。
在KO眼里,或许真的如同办公室里那班牛鬼蛇神说的那样,世界上只有郝眉,和郝眉之外的人。
心里,唯独爱的人,和普通人。
KO的心,沉静得如同银白月色下的湖水。
他仔细地调整着火候,火苗温柔烤着锅底,他轻轻地将萝卜和肉一起放进去,背过身来靠着料理台。
腰上系着的围裙是当初从大排档带回来的。

那时候刚追着郝眉来到帝都,在大排档落脚,和郝眉正式认识之前,他为了形象稍微好点,特意买了这条围裙。
KO嘴角不准痕迹地往上挑了一下。
原来这潭湖水,还能有涟漪。

香味很快从房间传到了客厅,一路钻进了郝眉的房间。
郝眉翻了个身,吸吸鼻子,撅着嘴摸摸自己被KO喂得有了小肚腩的肚子。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KO的料理失去了吸引力,他甚至不敢出去见KO。
星星被子是个很好的躲避场所,他整个人缩进去,假装是只鸵鸟,听不见也看不见。

"郝眉,出来吃饭。"
还是听到了KO叫他吃饭的声音。
郝眉着急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探出个脑袋随口编了个谎。
"我……我不饿。"
外面没有回音。

郝眉心里直打鼓。
是不是平时太喜欢KO做的饭,难得不出来让他以为自己讨厌他做的饭?
于是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想看看情况。
毕竟好兄弟的心情他还是要顾及的,他这么想着,眼前的门把手却动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一片黑暗里,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接着,自己的腰被搂住了,背也贴在墙上。
他的心脏直跳,就和那天KO搂住他一样,他的呼吸仿佛停滞了。
是KO。

片刻,他唇上的温软慢慢离开,脸上被
指节包覆。
"对不起。"
"我没忍住。"
低沉的嗓音带着歉疚,和别的东西。
这个人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却在此时手忙脚乱。
KO放开了郝眉,转过了身。
或许就此他就被厌恶,让郝眉后悔一开始让他住进来,他心里的太阳终究无法照耀他到最后。

"说完就跑很刺激?"
KO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抓住了。
郝眉的声音很轻,只因为房间安静才听得到。
所谓的厌恶,他没有感受到,却也不知道如何作答。
"你想要的是个好兄弟。"
KO皱眉。
"我不要和你当好兄弟。"
郝眉往前走一步,整个人靠在KO身上。
"好兄弟会每天为我打扫屋子吗?好兄弟会每天为我煮饭还只煮我喜欢的菜吗,好兄弟会每天半夜过来替我盖被子吗,好兄弟会跟我……唔。"
这一次,郝眉抱住了KO的脖子,毫无章法地回吻着KO,一会儿舔舔他下唇,一会儿舔舔他嘴角,像只小猫一样让KO心里躁动不已。
他们一起倒在郝眉的床上,柔软的被子在他们翻滚下扭成一团乱。
夜还很长。

郝眉照常被香味引诱着醒来。
他刚要起身,腰间一阵酸疼,只好咬着牙躺下去。
"KO……我饿!还有!你昨天太用力了!"
KO握着平底锅把手轻轻一颠,肉饼翻了个面,在油里滋滋作响。
"早上吃肉饼,还有,你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昨天跟肖奈请过假了。"
郝眉心里一暖,他的男朋友可真体贴。
突然,省状元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KO!你这个大尾巴狼!!你根本对我有图谋!!"
KO关了煤气灶,走到房门口。
"图谋已久,后悔了?"
"没有……。"

郝眉挠挠后脑勺。
他朝KO招手,对方踱步过来,不曾想一把被抱住。
"以后你就是眉哥的人了,懂不懂?"
"嗯。"
"以后不许出去沾花惹草……好吧,你也不会,那就不可以多看别的小姑娘,懂不懂?"
"嗯。"
"以后轻点或者少做,懂不懂?"
"不懂。"
KO的脸没有一丝变化,根本没办法套路他。
"算了,你只要知道眉哥喜欢你就够了。"
"好。"

又跟郝眉床上缠绵一番,KO向肖奈发了条消息。
"一切顺利,谢谢。"
在公司的贝微微听到肖奈的手机响,立即递给他。
看到这几个字,肖奈笑了笑,随即回复。
"父爱如山,不必谢。"

"大神,看到什么了呀?"
贝微微被肖奈搂着,不禁有些好奇。
肖奈摸摸她的脸。
"看到了以后,KO和郝眉的狗粮。"

评论(5)
热度(107)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