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唯满侠,id楚青词。双花only 。

【K莫】我在你身边

*出柜梗
*仍旧是复健中,难免有不完满的地方。
*宠物K莫仍旧在想宠物配哪个人,关系确定开写。

郝眉揉揉眼睛,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
他眯着眼睛,恍惚转了个头,目光朝窗外投去,一片茫茫白雪,还有几片雪片不规则地坠到地面。
身边的男人浅浅地呼吸着,裸露着的上身肌肉紧实,郝眉再看看自己,只得望洋兴叹。
难得发现这个男人没有先自己一步醒来,郝眉的两条手臂直接圈到他劲瘦的腰上,启唇坏心眼地要在他脖颈上,留下个浅淡的咬痕。
男人只觉得脖后一阵刺痛,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做的好事,翻了个身就把不听话的恋人整个圈外怀里。
"饿了?"
他声音低哑,性感得让人心痒,郝眉心下想着,好在这个人已经贴上属于他的标签。
"不饿。就是醒的早了,而且你竟然比我起的还要晚。"
"肖奈之前给的工作有点多,乖,让我起来,帮你做早餐。"
郝眉一把把手臂圈紧了,死死把他箍着,胸口贴着胸口。
"KO!你不要走……。"
本要起身去做早餐的KO只好为了他的小祖宗重新躺下,嘴角微微上扬。
"眉哥还没让你走,不许随便走。"
郝眉撅起了嘴,KO心里立刻酥了下来,觉得温存一会儿也没什么不好。
两个人躺在床上,KO特地去买了一床稍大的鹅绒被,他就怕郝眉着凉。
帝都的冬天太冷,郝眉又是容易感冒的体质,KO在这一点上稍微奢侈一点。
从一人一间房间,到两个人一张床,最后到两个人一床被子,中间间隔只有两个月。
中间KO发愤图强追郝眉的确用了不少手段,先是占领了房子,再是占领了郝眉的嘴唇,最后才发展为不可描述的关系,除了征服郝眉的胃,还是征服了郝眉的心。
"KO,我们在一起多久了啊?"
"两年了。"
仔细算算,的确有两年的时间,从爬上郝眉的床到两个人离不开彼此,整整两年了。
"我想问问你。"
KO望着郝眉,吻了口他的脸。
"咱们还是跟我家坦白了关系吧,好吗?"
KO心下一沉,随即有些轻飘飘的感觉。
自己心爱的人提出把自己带去父母面前,相当于让自己成为他的家人,而不仅仅是恋人。
他的手指仔细摸过郝眉的脸,灵动的眼睛,被自己喂得不再扎手的脸颊,他小巧的下巴。
"万一你父母不接受我呢?"
郝眉毛茸茸的脑袋往KO胸口拱了拱,呼吸着KO身上的肥皂味。
他牵住KO的手,再十指紧扣,两人掌心的温度互相传递着,让KO的心也融化了。
"无非是把我打一顿或者拉着我相亲再给我洗脑,眉哥比煤球还黑比牛还壮,不怕挨揍,相亲嘛……你这么贤惠,没人能入眉哥的眼了。"
KO眉头紧锁着,怀里虽然躺着郝眉,却觉得他随时可能离开自己身边。
他抱紧了怀里的郝眉,一下一下亲吻郝眉的发旋。

"唔……。"
这让郝眉觉得自己被KO疼爱着,两人的呼吸仿佛融为一体,他也忽然觉得浑身燥热,两手搭着KO的肩头,两人本就裸身,此时更是情动。
郝眉主动吻上KO,并用那双师兄含着水光的眼睛望着他。
"我想要。"
KO扶着郝眉的后脑勺,重重吻了下去。

"你再左转,就是我家了。"
郝眉替KO指着路,一排排别墅晃过去,像是越过丛林,总算在路的尽头停了下来。
郝眉抓抓自己的头发,转头望着KO。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担心。"
KO借着月光,深深望着郝眉。
"别担心。"
他的手掌顺了顺郝眉的刘海,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郝眉父母看到KO的时候,两方都疑惑不解。
还是郝母先一步问了郝眉,却见郝眉看起来有难言之隐。
"眉眉,这位是?"
说话期间,她不停打量着KO。
KO两手提着礼品,恭敬地问候。
"叔叔好,阿姨好。"
她眼神是笑着,同样泛着精光,再看他和郝眉两个人几乎要贴在一起,心下也有三分明了。
"你好,你是眉眉的朋友吧。"
还没等KO说完,郝眉抢先一步回答。
"妈……你不急着帮我找对象吗。"
郝眉低下了头,KO拍拍他的背,这让他轻松了一点。
他还是扣住KO的手拉起来,秉着早死早超生的态度出口。
"爸,妈,我跟他在一起了。"
郝眉的眼神极为认真,就像当初他选择庆大的眼神一样。

郝眉坦诚了事实,郝母难免还是被震慑了。
一旁的郝父咳嗽一声,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承认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并且还一副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拆散他们的态度,究竟该如何面对这一事实?
郝母深谙世事,束手无策在她身上是绝无可能。
"眉眉,这个是不是你一直提起的对你很好的室友?"
郝眉点头,紧张得抓住KO的手。
"……他是除了你们对我最好的人。"
郝母的声音温和清亮,丝毫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
KO心想,大概这就是郝眉生性开朗的原因吧。

"眉眉,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两年。"
郝眉回答时不知怎么,感到自己心虚。
"你有多喜欢他?"
"我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KO的眼神再次动了动,他的眼神看向郝眉,温柔得化不开。
"在一起两年就要决定一辈子吗,眉眉。
"
郝母的问题忽然变得极为尖锐。
KO终于不再忍耐,他沉静的目光投向郝母,一字一句字字坚定。
"阿姨,两年无法决定一辈子,但是我会坚持,坚持做对郝眉最好的事。"
他搂着郝眉的腰,郝眉下意识靠了过去。
"一辈子我不知道多久,我只想陪着郝眉,仅此而已。"

郝母知道自己无法再劝阻他们了。
她的愿望是郝眉过自己想要的日子,有个人待他好。
她轻叹口气,摇了摇头。

"说不过你们了。"
郝母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眼前两人自己都不知道眼神多可怕,简直要把郝母看出个洞。
"但现在我没办法承认你们的关系,我先测验一下。"
郝眉立刻跳起来抱住郝母,一扫刚才的认真开始撒娇。
"妈你最好了,KO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知道了,KO是吗?听说你菜做的不错,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了。"
"好。"

深夜,两人抱在一起。
郝眉亲了又亲KO,笑的灿烂。
"KO,你拴住我爸妈的胃啦!"
想到晚上郝家把他做的饭一扫而光,郝眉心中欢喜的不得了。
"还没得到心,他们还没承认我的身份。
"
"会得到的。"
KO捏捏他的鼻子。
"我会成为你的家人。"
KO抱紧郝眉,怀里的郝眉早已入睡。
他的笑容淹没在夜色里。

评论(9)
热度(92)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