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唯满侠,id楚青词。双花only 。

【郅摩】厮磨(车,上)

*第二集的梗,有些改动。
*为开车而开车。

萨摩多罗喝下那口茶时,只觉得喉口滚下清甜,之后便神思无法凝结。
为了让苏阳明完全相信自己已经中了茶里的毒,他不得不真刀实枪地服毒,也算是报了李郅为他挡了一剑的恩。
暗无天日的木屋里,萨摩多罗越来越难呼吸,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他扶着木门,五指都像要扣进那腐朽的木头里一般。
突然,他隐隐听到一丝猫叫声,在这空无一人的空间,不应该有猫钻进来。
他确确实实看到了,面前有只黑猫,胡须长而细,嘴边还沾着些泥土,应该是刚撒欢儿完回来。
那只猫的双眼散发着荧色,萨摩多罗心下虽是明晰,这只猫不过是障眼法,真正的主谋至今没有出现。
不过如果自己再没有清醒,恐怕这次凶多吉少,要为了李郅赔上一条命了。
"我怎么没算到这步。"
萨摩多罗心里暗暗为自己的百密一疏可惜,如果还有这条命,是不是能够跟着李郅多破点案子,拿点银两给自己买些吃的。
顺便给四娘带点什么新奇的小玩意儿……还有……。
他终于集中不起精神来,膝盖一软便躺倒在地上。
忽而,一只黑豹扑面而来,足足有一人高,身形完全要盖住他,利爪也将撕开他的皮肉,让他无处可逃。
他闭上眼,心里想着李郅一个人要绕很多弯破案,还有点舍不得。
想着的第一件事不是吃不到好吃的东西而是李郅,这让萨摩多罗也很意外。
不过很可惜,现在他没得选择。
然而,一阵阴风过去,什么都没发生,他竭尽全力睁开了眼。
迎来的是戴着铁爪的苏阳明。
苏阳明狰狞的表情和自信过度的话语在自己面前呈现,却如同隔着一层纱,令人勉强能瞧着,最终是一阵飓风盖住他的心。
真想坐起来好好和他对质。
萨摩想着,闭上了眼。

"看来萨摩没有猜错。"
尖锐的铁钩已经触及到自己的脖子,还差一点就破了皮,在这之前,那把带着凛凛正气的声音还是到来了。
李郅的剑尖抵在苏阳明的脖侧,苏阳明不敢作祟,只好停了手。
黄三炮见萨摩仍旧躺在地上,笑着低下身拍拍他的肩膀。
"好了萨摩,别演了,回去了。"
他丝毫没瞧出萨摩此时体内的毒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想着萨摩的个性估计是同他们闹着玩。
直到萨摩一直没从地上起来,只是紧紧抓着自己胸口的布料,痛苦地喘息着,面部潮红,满地打滚。
李郅蹲下去试图拉住萨摩的手,发现无法抓住他的手,现在的萨摩的情形绝对是真的服了毒。
"快把他带回去!"
李郅的语气甚至让上官紫苏一颤,在上官紫苏的记忆中,李郅根本没有现在这样失去理智的时刻,无论发生什么,李郅都会冷静对待。
上官紫苏拍了拍他的背。
"他会没事的。"
李郅望着被黄三炮扛起来往外面背的萨摩,眼中早已漫上无法遮掩的的担忧,仿佛心被削掉了一块肉。
"他看起来很难受。"
上官紫苏此时忍不住笑出了声,对着李郅此时焦头烂额的模样摇了摇头。
"怎么,你信不过双叶的医术?"
她那双晶亮的双眼静静看着李郅,后者别过了脸。
李郅从来都是个喜欢把心事往心里藏的人,这次被看穿的感觉的确不太好。
该不该怪女子心思过于细腻呢?
"我们回去吧,看看萨摩。"
"你倒是特别关心他啊。"
上官紫苏拍了拍李郅的肩膀,上了马后得意地笑起来。
李郅嘴唇翘了翘,不发一言,权当是默认了这件事。
他手持马鞭,手起鞭落,骏马长啸一声疾驰起来。

谭双叶家中。
各式各样的人骨架子和标本随意地拜访着,刀子锤子各类工具都塞在桌上的小布包内。
李郅下了马火急火燎地就往门口冲过去,踏进门槛后也坐不住,满屋子绕。
"来来来,萨摩的问题我检查出来了。"
谭双叶脱下了手套,集合了所有人到门外,留萨摩一个人先休息。
谈到萨摩的问题时,她的声音放低不少。
"其实啊,萨摩中的,是一种迷药,这种迷药刚出现不久,所以也未曾有名字,若有人不慎服下,起初是觉得口干舌燥,之后便会出现幻觉……再后来……"
谭双叶的表情上能看出她有些不好意思,她挠挠后颈,这才说下去。
"再后来便会浑身燥热……至于为什么,你们明白。"
"那有什么好办法吗?"
"这……目前没有解药,我短期内也配不出来,要真说如何解决,只能身体力行……牺牲你们其中一个了。"

所有人都低头叹息时,李郅先发话了。
"我先带他回凡舍,你们都别跟过来。"
"不行啊老大。"
"我说别跟过来!"
黄三炮的话硬生生被李郅堵了回去。

评论(15)
热度(71)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