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K莫】你不知道的事

*说好的花图案梗
*一个纯良的短篇


KO的手臂内侧,曾经有一朵栀子花。
与肖奈和贝微微后颈上出现的桔梗不同,KO手臂内侧的图案,只有一个水墨画一般勾勒出的外形。
他心里清楚,这样的图案,代表着他喜欢的人,不过是他独自在喜欢,独自在心动,对方对自己的感情,或许一辈子都只是对于路人的罢了。
一切初始于一个叫做幻想星球的网游。
别的职业对KO来说没有吸引力,抱着随便玩的态度,他选择了花箭,而因为精良的操作和跑位,没过几天竟然被一个天医缠上了。
天医第一次看到他,就跑到他面前。
"我们来加个好友吧?"
KO觉得与这个天医并不熟,没有必要浪费太多时间,于是选择无视。
"加个好友不费事啊,好不好?"
"来嘛别害羞?"
KO被烦的不行,只好通过了好友申请。

至此之后,天医每天都按时来找他聊天,一起下副本,一起做任务,KO发现,自己对电脑屏幕那一边的人感情不再纯粹。
"我们结婚好不好呀?"
某天KO刚回家休息,就看到了刺激性极大的问题。
他答应了。
可是最终,他赴约了,天医却知道他的性别后,再也没回来。

KO在第二天发现了自己手臂上的图案。
他正洗着澡,一片水雾间,栀子花的图案显得突兀极了。
即便外形再吸引人,终究是一厢情愿,线下空落落的自己的皮肤就是最好的解释。
没有颜色,他的爱情只是自己的秘密。

即便只是个秘密,KO从未放弃寻找那个小天医,曾经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小天医,他一定会拼尽全力找回来,然后把那段时光弥补。
直到有一天,他黒进了天医的电脑,面前的场景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这的确是小天医的ip地址,小天医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男孩,眼睛里盛满了星子,笑起来这世界所有的美好都失了颜色。

他见到男孩之前,先闻到了一股桔梗花的清香,虽然不是很浓,但是他能分辨出,这股清香来自于面前的一男一女。
两个人同时点了糖醋排骨,可是糖醋排骨只剩下一份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两人同时点,又同时放弃。
KO刚要帮下一个学生打饭,突然冲上来一个学生,头上倒扣棒球帽,身上穿着件绀色卫衣。
是那张……娃娃脸。
他笑着看KO,KO只觉得那枚栀子花图案灼烧起来,全部染上了他的颜色。
他日思夜想的小天医就在他面前,于是他抄起勺子,往他的碗里撑了所有的糖醋排骨,还有一大勺炒三丝,里面还有数不清的肉丝。
男孩一边震惊地看着面前的菜,一边几乎要感动地热泪盈眶望着KO说,谢谢你啊大哥。
他真的很饿,希望他喜欢我做的菜,KO想。
还有,他脖子上和手腕上都没有花的图案,是不是会有机会呢。
KO嘴角微微向上翘。

小天医毕业了,不能来食堂吃饭了,好像做什么吃的都提不起劲。
KO果断地辞去学校的工作,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找了个工作,他在等,等小天医来,那每次就能帮他做他喜欢的菜了。
后来小天医偶尔回学校,真的去了大排档吃东西,KO耐心地听着他报菜名,一个个菜记下来,掂锅炒菜,阵阵菜香飘了出去。
煮菜稍微有些累了,他刚想进去休息会儿,就被男孩儿拉住了手腕。
"我以后会经常带我朋友给你捧场的。"
"不用,你自己来就好,我很累。"
刚想抽回手,只见男孩儿看到了他手腕的栀子花后挠挠后脑勺,似乎有什么想说,欲言又止。
"没想到嘛,看你平时这么一本正经,也有喜欢的人啊?"
"嗯。"
男孩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后来,KO的小天医果然遵照约定,一个人去了大排档。
可他很容易醉,不过几瓶果酒下肚,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得,KO只好捧着他的脸,让他告诉自己住处送他回去。
他也不好好说,大着舌头胡乱说了一通,KO只好黑进房产局找到他的住址。
原来他叫郝眉,还真的长的很好看。

肖奈的公司有了起色,同时招了郝眉一行人到了公司。
毕竟刚起步,事情成堆成堆地积着,可累坏了他们。
郝眉大喊着"我还要谈恋爱啊",嚎完之后只好继续当他的码农。

KO到致一工作的时候,郝眉觉得很不可思议。
当时真是小看他了,没想到他的另一重身份是黑客。
所以第一件事,郝眉立刻叫KO把他桌面的横山寺换回他的女神。
KO说,他不好看。
郝眉气鼓鼓地看他,KO想伸出手去捋捋他的头发。
蓦地看到他的栀子花,收回了手。

郝眉以前也有过喜欢的人,只是没像他爸妈和身边的人一样,身上会有花的图案或者花的外形。
他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理科生的原因对感情太迟钝,还是说遇到的人不够多,没有能称得上是真爱的。
以前和女孩儿谈恋爱的时候也没花的图案,结果被人家甩了都不知道为什么,事后才听自己同学说的,是花的问题。
所以一开始郝眉让KO走后门,他觉得不会发生有关感情的问题的。


雪在致一的窗外不停融化,冷的行人瑟瑟发抖。
郝眉进了办公室之后也紧紧围着条米色围巾,办公室的空调本就开的温度极高,怎么看怎么觉得郝眉有问题。
"眉妹,你这是怎么了?被妹子种草莓了啊?"
"去去去,你管我!"
于半珊笑的不怀好意,转头又去跟丘永侯他们插科打诨。
KO抱着一摞资料,正看到郝眉围着围巾,温度太高,对他不好。
他走过去,刚想替郝眉摘下围巾,被他一把抓住,那人脸色也通红。
"别,别摘……KO。"
郝眉和KO一起拽着围巾,几乎要将这块布料扯下来。
这几天郝眉都变得很奇怪,看到KO就跑,也不敢把背露给KO,问他为什么他也不说。

回到郝眉家之后,KO终于还是开口发问。
"这几天怎么老是躲着我?"
郝眉悻悻看着地面,站在原地眨眨眼睛。
"我说了……别嫌弃我?"
KO握住他的手,郝眉心里忽而一阵瑟缩。
他慢慢解了脖子上的围巾,一圈一圈绕下来。
郝眉侧过头,脖颈上的花纹极为显眼。
是一朵白色的栀子花,盛开的极其艳丽。
KO欺身上去,几乎要把郝眉压到墙角去。
"郝眉,你知道之前我喜欢的人是谁吗?"
这是要拒绝我了?和他的花相同果然是巧合。
郝眉的手指绞在一起,问道。
"是谁?"
"是你。"
还未等郝眉反应过来,已经迎来了一个浓烈的吻,以及眼前KO脖颈上盛开的栀子花。

第二天去公司,所有人都被一股栀子花香味冲的头晕眼花,颇有当年肖奈和贝微微刚开始恋爱的势头。
得知这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所有人决定狠狠敲诈他们一笔,毕竟接下来又要被迫吃狗粮了。

"所以你很早以前就喜欢我了?"
"嗯。你不知道"
郝眉两条腿缠在KO腰上,亲了亲他的脸。
"现在我不想知道也难,味道根本盖不掉。"
"这不是很好?"
KO抚摸着郝眉的背,在一片栀子花香中再次睡去。

评论(13)
热度(115)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