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唯满侠,id楚青词。双花only 。

【郅摩】厮磨(中)

下一章真的是车!!

萨摩多罗被李郅抱着送回凡舍的时候像是被烈火炙烤着,只是摸着皮肤都觉得发烫。
公孙四娘听见门外的动静,急急忙忙地跑出来,望着李郅怀里软弱无力的萨摩,火气直窜天灵盖,伸手去探萨摩多罗的额头,而后劈头盖脸地数落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出去办个案会弄成这样回来!你怎么保护他的?"
"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李郅并不多言,眼睛垂下望着萨摩,眼里是数不尽的温情与担忧。
面前的萨摩难受地拧起了秀气的双眉,无力地抓住李郅的官服衣袖,那黑色布料被揉得皱成一团。
"萨摩中的毒,须得有人愿意替他解。"
"我愿意替他,你告诉我如何办便好。"
四娘蹙起眉,一手拍上李郅的肩膀,眯起眼睛。
"趁他现在还有几分清醒,你要尽快,但必须让他同意。"
"怎么说?"
李郅忽而心焦起来。

"附耳过来。"
李郅凑近到了四娘身边,四娘掩着口轻轻道出解毒之法。
李郅浑身一震

仿佛自己是罪魁祸首,亲自喂了萨摩毒一般。
他自己心如明镜,对萨摩的情感早已胜却所谓同袍之谊,多少次午夜梦回,这个为了还他情分中毒的人都不住逡巡。
四娘已经清楚告诉他,眼前的萨摩再不解毒势必有生命危险,若萨摩为此丢了性命,他必然会因此内疚一生。
李郅打横抱起萨摩,到他在凡舍的房间内,他将萨摩轻轻放在柔软的塌上,将门关好锁住,拉下了纱帐。
油灯一被点燃,萨摩无力地模样便呈现在李郅面前。
"萨摩,别再咬嘴唇了。"
萨摩多罗只觉得一股股热气在体内乱窜,骨节分明的手抓住棉被,身体不受控制,一股无形的力道将他推向未知的方向。
好像随时都会叫出声,他只好咬住自己下唇,咬到嘴唇嫣红都不发出声音来。
他眼前一片模糊,只勉强看出一道黑色人影,身形微微下倾,嘴唇喃喃说着什么,萨摩听不清楚。

李郅的心一阵阵抽痛,他摸了摸萨摩的棕色卷发,萨摩似乎因此好了一些,本来揪住胸口衣料的手也放松下来,也不再紧紧咬住嘴唇,被他咬的几乎出血的下唇,在李郅眼里忽而成了一种诱惑。
李郅几乎想吻上去,吻上这双他日思夜想的嘴唇,让萨摩多罗记住他李郅一辈子。
可他若是不明不白地对萨摩做了这件事,明知不可为之而为之,萨摩清醒的第二天会怎么看待他们的关系?
"嗯……难受……。"
萨摩抓住抚摸自己的那只手,尽管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感觉却给了他提示,这个人不会害他。
李郅瞧见萨摩难以呼吸的模样,终究是放弃了自己不应该有的优柔寡断,他将萨摩拉起来,让萨摩伏在自己怀里,随后贴着萨摩耳边,用他从未有过的温柔语调问道。
"萨摩,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他轻轻扣住萨摩的手。
萨摩突然像是睡梦中被惊醒,睁开眼睛努力让自己看清面前的人。
是李郅,就是李郅。
那个为了他挡了一剑,那个看淡自己生命却愿意用命去保护他的李郅。
萨摩闭上了眼睛,声音干涩得不像样,细长浓密的睫毛扑闪着。
"知道……李郅……你是李郅。"

李郅心下一震。
面前的人即使是不清醒也能认出他,看来在他心中,自己也有了一定分量。
这不代表他可以继续趁人之危,萨摩不过是认出他是谁,进一步要做的事还是有一定风险。

"李郅……我好热啊……。"
萨摩一边说着,一边就去解自己上衣的扣子,露出大片烧的绯红的皮肤。
李郅看势头不受他控制,搂着萨摩最后问了一遍。
"萨摩,若我与你行男女之事,你可愿意?"
"李少卿啊……我……我也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萨摩断断续续地喘气,将滚烫的手覆上李郅的手。
"若这就是解毒之法……那便由你来解。"
萨摩眼里一片水光潋滟,直直望着李郅。
李郅试着亲吻萨摩的唇角,他并没有反抗。
于是他将萨摩平放上塌,摸着萨摩的额头。
"你也是我心仪之人。"

评论(4)
热度(42)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