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无剑,心中无我。剑三坐标唯满侠,ID谢烬生,单修紫霞。

【K莫】隔岸

夏天毫无预兆地坠落到帝都,低气压瞬间笼罩在帝都上空。
  柏油马路烫得过分,任是脾性再好的人,遇到这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天气,也是会因为一些细枝末节就暴跳如雷。
阳光直直偷过玻璃窗,毫不留情地借由光滑的表面照射在郝眉脸上。
  郝眉本来乖顺得如同只兔子,闭着眼睛浅浅地呼吸着,手还攥着毯子,像是世界末日都不会被打扰一般。
  好好的一个周末,在他睡到中午的时候,彻底没办法继续睡下去,在床上滚来滚去,抱着自己印着小熊图案的薄毯,嘴里还咕哝着什么话,如同跟天气作对做到底,他就是不睁开眼睛,最后干脆撑开毯子盖到自己头上。
  头闷到毯子里面更热了,郝眉瞬间不知道怎么替自己散热,下意识地伸手到自己旁边。
  郝。懵圈。眉,立刻扯开自己头顶的热源甩到一边,睁开那双湿润且有神的眸子,一撑床就坐了起来。
  旁边果然空空如也,连毯子都整齐地叠了起来,有些凌乱的床单估计也是郝眉刚才滚床滚乱的。
   郝眉突然有些不安,加上令人烦躁的天气,他抓了抓自己一头乱成鸟窝的头发就拼尽了力气喊,一阵沙哑且鼻音浓重的呼喊出了口。
   "KO!你去哪里了?是不是干坏事去了!"
   还没接着没头没脑地叫KO,脚步声就慢慢地靠近了卧室,一步一步离郝眉越来越近。
   "没有。"
  仍旧是一身黑色,只不过由于天气的缘故换成了短袖,可即便如此也遮不住那人宽肩窄腰的好身材,他手肘撑着门,定定望着房间里一脸茫然的郝眉。
  心里莫名燃起的火也被KO低沉的声线浇的一点不剩,郝眉瞬间溜下了床,赤着脚就跑到了KO面前给了他一个熊抱。
  "以后你别偷偷从我旁边跑了。"
  "你说的。"
  郝眉用力地点了点头,KO托着他的屁股把他一把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两人贴的太近,身上的热气漫了出来,在两人身边不停涌动,郝眉的双手抵着KO的肩膀,就这么直直盯着KO。
  KO如同将要猎捕羚羊的猎豹,两瓣令人遐想的厚唇刚要印上郝眉的嘴唇,郝眉的低下头捂住了肚子。
  "KO……我,饿了。"
   郝眉小心地重新和KO眼对眼,对方眼里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伸手刮了一下郝眉高挺而秀气的鼻子。
   "我去买菜。"
   KO将郝眉抱了下来,刚要起身拿双肩包,反而被郝眉拉住了手腕。
   "外面这么热,我陪你一起去吧。"
   难得自家恋人提出来和自己一起出门,KO自然乐意之至,他坐在沙发上,等着郝眉换好衣服。
    十分钟过后,开门声响起,KO抬起头。
     郝眉穿了件白色短袖T恤,下身是齐膝的短裤,和KO可以说是情侣装了,上街不用说都看得出是一对。
    "走吧!"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超市买东西,但是大多数都是KO出去购置家里的东西,所以郝眉也早早不记得去超市闲逛的感觉。
    KO推着车,郝眉就四处在货架上看,好几次差点走丢,KO就像带了小孩子出来买东西一样,觉得郝眉可爱到了骨子里。
    到了生食的区域,KO一丝不苟地挑选了起来,郝眉说过想吃红烧排骨,茄盒,松子鲈鱼,他一根根挑茄子,挑出来的茄子十分饱满,蔫了的茄子被他拿出来放在一边,肉和鱼靠他精准的眼光挑选,肉排切出来整齐划一,鱼出水时也活蹦乱跳。
    郝眉在旁边观摩KO选菜,心里小小地为他鼓掌,想着我男朋友真是万里挑一,不,不给别人挑。
   
  
   KO还是架不住郝眉的攻势,硬是被郝眉拉到零食区,郝眉抱了一大堆薯片牛肉干饼干糖等等塞进了车里。
    结果意料之内,被KO塞回去许多,最后只剩下一包薯片一袋饼干。
   "我还指着零食玩儿游戏!KO!"
   "我做的你要不要吃。"
    郝眉眼珠子转了转,这买卖不亏,于是跟KO刚摸进他家之前一样傻笑着点头。
    "要。"

  KO自己的背包塞满了东西,手上还提了两个塑料袋,郝眉手上空空如也。
  郝眉本来是想替KO拿点东西的,结果被KO一口拒绝,怎么说都不好使。
  KO额上大汗淋漓,郝眉立刻掏出餐巾纸替他擦汗,经过手指被挨个亲完后,郝眉立刻收回了手。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想法,郝眉突然问KO:
"KO啊,你说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儿,跟你一样会做饭会打扫这么贤惠,最后还跟我一块儿了,你会怎么样?"
KO回答得很快
"不会怎么样。"
郝眉一秒不满:
"你竟然不吃醋?"
KO停下脚步,坚定地看着郝眉。
"她连接近你的机会都不会有,这个假设不成立。"
  郝眉一路偷着乐回家了。

  晚上,郝眉翘着脚大爷似的玩游戏,KO坐在他身边,电视上还放着某电视台的新闻。
  玩了没多久,郝眉眼睛也累了,把笔记本放到一边靠到了KO肩上。
  KO下意识去摸了摸郝眉的头发,手感顺滑,KO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KO,我想吃饼干,你做的那些。"
  郝眉闭着眼睛,听到盘子被拿到茶几上的响动。
  之后就被什么什么堵住了嘴唇,咬下去还有一股牛奶香甜充斥口腔,他睁开了眼。
  KO放大的脸呈现在自己面前,他干脆再次闭眼,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辗转在他们齿缝。
  "好吃吗?"
   KO放开了郝眉的嘴唇,手掌贴上他脸颊。
   郝眉点了点头。
   KO的温柔太过让人留恋,饶是像郝眉这样热爱自由的天秤座都离不开。
   KO一把抱起郝眉进了卧室,新闻的声响蓦地消失,房间内只剩下此起彼伏的暧昧声响。
  

   
   

评论(3)
热度(61)

© 江灼。 | Powered by LOFTER